裁员成了近期笼罩在互联网大厂员工头上的阴云,而以互联网员工社交着称的“脉脉”则成了情绪的出口。“今天没被裁员,是稳了吗?”一位互联网公司的员工在社群匿名说道。

  最近一个月,消息陆续浮出水面,常年亏损的爱奇艺被曝出将进行史上大规模的裁员,除此之外,包括百度等等互联网企业都传出了裁员的风声。尽管这些消息都没有得到公司的正面承认或否认,但在2021年的年尾,可能正在发生近三年来最猛烈的裁员大风暴。当然,历史上也几乎没有公司会公开对外承认裁员。

  据记者了解,网传的裁员比例并非按在职员工数量简单折算,而涉及到成本控制基础上的人力架构调整,关闭一些空缺岗位的招聘也包含其中。

  从近期中概股和港股科技公司的财报来看,国内互联网公司普遍的增长压力可能是此次裁员风暴的直接原因。在政府反垄断,娱乐监管趋严,以及传统广告业务受新冠疫情影响大幅收缩的背景下,互联网公司正在经历潜在的寒流。

  从基层员工到百万年薪高管

  在某互联网中视频公司做内容运营的陈程和同事们突然被同部门的副总叫到一间小会议室。“从明天开始,你们这个团队改为向他(另一个领导)汇报。”

  陈程这才意识到,原先的主管领导可能已经离职了。他告诉记者,最近这段时间他的主管领导神出鬼没,办公室里有一些风言风语,有人说他是主动申请调离岗位,更多人说他“就是被裁了”。但在被正式通知之前,没人意识到会如此突然。因为仅仅在两天之前他还在频繁对接工作,这位主管在公司已经待了六年,在北京有家有室。

  田露与陈程的经历在近期中国互联网大厂算是常态。关于互联网裁员风暴的气息正在社交网络上蔓延,人们在“脉脉”彼此提问,但很少人能确切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

  实际上,按人数比例来看,被裁员的更多仍是基层员工。消息显示,爱奇艺有的业务部门原地解散,将少部分岗位并入了其他部门。处在试用期的一名员工等不到转正的机会了,“没有补偿,也不能转岗”。

  此外,百度无人驾驶部门、腾讯PCG、等互联网公司在这次裁员消息里都榜上有名。

  外企也风声鹤唳。一家互联网外企的员工对记者说:“我被PIP了。”PIP(Performance Improvement Plan)即绩效提升计划,员工的表现达不到公司的预期时,就会进入PIP,进行考核,被公认是公司解雇员工的“潜规则”。列入PIP意味着大概率要因为绩效不合格而离开,“不聊了,我先干活Improve去了”,这位员工沮丧地说。

  为何在今年大裁员?

  大规模裁员,折射出大环境下互联网企业的生存困境。而广告收入负增长,是悬在它们头顶的剑。

  梳理多家互联网上市企业财报发现,即使大力推进产品付费等,广告收入仍是几乎全部互联网公司营收的最大来源。这并不是国内独有的现象,如美国公司Mate(原Facebook),广告营收占比超九成。

  新冠疫情影响下,广告主普遍预算收缩,加之地产、教育等广告投放量大的行业巨震不断,进一步直接冲击依赖广告收入的互联网企业。

  所有互联网公司都在面临的是广告市场规模增速放缓,业绩增长承压。QuestMobile发布的《2021中国移动互联网秋季大报告》显示,第三季度中国互联网广告市场规模同比增长率下滑至9.5%,是近一年最低值。

  综合多家公司财报,传统三巨头BAT在第三季度的广告营收在国内互联网行业仍排名前三,而同比增长均为个位数: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广告收入基数较小的企业,才能交出不错的增长数据。爱奇艺、汽车之家、斗鱼等公司下滑明显。

  在百亿级别的阵营里,快手第三季度的增速最为强劲,同比增长76.5%,而在目前广告市场份额里,快手占比仅为4%。十亿级别里,小米同比增长44.7%,不过广告在小米营收占比仅占6%。

  爱奇艺,作为国内头部长视频内容平台,其内容成本居高不下,版权采购、综艺和网剧的制作成本近三年都维持在营收比重的70%左右,并一度超过90%。自2015年以来,爱奇艺不到七年的时间里已累计亏损超400亿元,今年前三季度净亏损44亿元。即使爆款综艺频出,也无法将它拖出盈利难的困局。爱奇艺的第四季度的营收预期并不理想,预计今年第四季度总营收在70.8亿元至75.3亿元之间,同比降低5%至同比增长1% 。

  据记者了解,和外界的广泛理解不同,一家公司被曝出的裁员比例并不完全是划一条线去裁撤相应比例的在职员工,而是人力成本的缩减比例测算。也有的公司将Hire Count的名额也算入裁员总数里,即裁架构,把原本未招满的编制名额取消。一名主做互联网行业的猎头表示,确实有些公司的岗位这段时间说不招了。

  “年底优化员工是常规操作。”一名互联网人士表示,今年形势不好,优化的比例高,剧烈的裁员现象另一方面则由业务调整引发,“整个部门被撤,要么走人,要么转岗”。

  “互联网公司内部业务调整极为频繁且迅速,即使在往常,业务调整带来人员的流动也很普遍。”上述人士说。

  而在这次大调整中,一个明显特征是大量高工龄、高工资的员工被裁,他们在不同的公司的职称为总监、组长等,被戏称为“伪中层”。另一方面,大量基层员工才是被优化的主要组成部分。一家互联网公司员工表示,头部互联网公司给所有员工提供了免费食堂,每天供应下午茶,租房有补贴,还有免费健身、理发等多种福利。人力成本高昂,可见缩减大批基层员工也能节省不少开支。

  但在大的背景之外,裁员实际关系到的是每一个活生生的个体,“可能昨天还在聊业务,今天这个岗位就换了一个人。”

  “准备回家躺平,度过一个失业的新年。”一位被裁员的互联网年轻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