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报道,YouTube等平台上的网红纷纷抱怨,苹果的抽成制度让创作举步维艰。在今日2022年第一财季电话会议上,苹果CEO库克表示,苹果现有18亿活跃设备,跨平台付费订阅用户数量超7.85亿;过去12个月,苹果仅服务业务营收就超过720亿美元,已经达到财富50强企业的年收入水平。随着付费订阅普及,创作者和苹果的紧张关系恐怕只会恶化。

YouTube和Instagram等社交媒体上的网红都逐步开启“粉丝付费”。许多粉丝并不排斥为有价值的内容付费,但这些靠收订阅费赚钱的网红们在争夺内容市场的同时,还有一个共同的敌人——苹果。

有些App开发商对苹果从iPhone应用程序的数字购买中的抽成积怨已久。比如你在某款视频游戏App中购买额外生命,或者在iPhone付费订阅约会服务,苹果会从你付给开发商的钱中抽成,最多30%。

抽成对大家来说不是新鲜事,苹果和《堡垒之夜》开发商Epic Games旷日持久的官司到现在还没个结论。除了抽成,创作者通过网络平台在线的钱,也被苹果间接抽走了一部分。

举个例子:假设你是一名iPhone用户,用手机上的Youtube订阅了某频道,会员费为每月5美元。那么,这5美元将被分成三份:苹果抽走1.5美元;YouTube平台拿走1.05美元,而你订阅的频道最后赚的钱是2.45美元,还不到你掏出的一半。

很多互联网创作者吐槽苹果抽成太高。他们认为苹果在作者与粉丝之间的关系中所起到的作用很小,而苹果的高抽成,让本就不易的内容创作难上加难。

YouTube头部网红Hank Green表示:“苹果税太坑,完全没道理。

一位苹果发言人则表示,考虑到苹果在互联网内容经济中的角色及其移动支付的便捷性,“苹果税”定得很合理。该发言人称,相比直接向YouTube和Instagram创作者直接提供账户信息付款,用户明显对iPhone支付更放心。

该发言人还强调,用浏览器为网红付费,或在 Twitch等App上使用“虚拟小费罐”(virtual tip jars)时,苹果不会抽成。

正如开头所说,随着“粉丝经济”普及,创作者和苹果的紧张关系恐怕只会进一步恶化。

对头部内容创作者来说,苹果的高抽成可能还负担得起。但创作者平台Fanhouse联合创始人Jasmine Rice表示,对于头部以下创作者,也就是真正的大多数来说,“苹果税”是一笔非常肉疼的开支。

Fanhouse去年曾公开与苹果开撕,要求苹果调整抽成。Rice称,Fanhouse尝试说服苹果放弃佣金,或者把抽成降底,但遭到拒绝。苹果要求Fanhouse在6个月内把该交的佣金交齐。

业内人士哀怨已久,称苹果税不仅为创作者赚钱增加难度,更是阻碍了一些有潜力的创作想法实施。

据纽约时报,投资人Li Jin表示见过许多商业创意无法落地,就是去掉苹果税之后,创作者盈利空间很小。该投资人表示“对于这些平台创作者来说,好内容支出不小,但收入却不具吸引力。”

苹果加速从PC时代向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转变,从这个角度来看,作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平台“创作者经济”确实和苹果不无关系。但在数字生活早起所建立的规范和支付体系,却在阻碍如今的互联网平台内容发展。

作者 刘春晓

这里本来有条个人简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