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周五,瑞幸咖啡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文件显示,该公司已经满足此前与SEC达成和解协议的条件,即美国纽约南区联邦法院的最终判决同意瑞幸咖啡缴纳1.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亿元)罚款。

2020年12月16日,瑞幸咖啡宣布将支付1.8亿美元,就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对其进行的会计欺诈指控达成和解。SEC也在当天向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提交了拟议的和解方案,指双方的和解协议须得到法院批准。

2021年9月,瑞幸咖啡宣布公与美国集体诉讼的原告代表签署了1.875亿美元的和解意向书。按照瑞幸APP上“拿铁”16元/杯的价格计算,瑞幸咖啡要卖出超过7500万杯拿铁才能“挣回”这笔罚款。

而本周四,SEC向法院提交了一份通知,确认瑞幸咖啡通过债务重组安排向公司的证券持有人支付现金,已经满足了法院最终判决的惩罚条款。

除了向投资者进行赔偿外,瑞幸还向开曼法院正式提交了对可转债债权人的债务重组方案,以及正式向SEC递交了包括经审计的财务报告在内的2020年年报。至此,瑞幸财务造假事件暂告一段落。

但目前在美国粉单市场交易的瑞幸未来是否会重新上市仍然不明朗。英国《金融时报》曾在今年1月20日透露,瑞幸咖啡正研究在美国重新上市的计划,最快可能将在今年年底重返纳斯达克。不过,该消息随后被瑞幸公司否认。

控股股东变更

今年1月27日,瑞幸发布公告,原股东大钲资本牵头的买方财团已从公司前管理层陆正耀、钱治亚关联公司收购总计3.84亿股的A类普通股。买方财团还包括IDG资本和Ares SSG(群志资本管理)。大钲资本成为瑞幸咖啡控股股东,持有50%以上投票权。

2020年,瑞幸咖啡财务造假曝出后,陆正耀及相关管理层等质押的瑞幸咖啡股票被强制平仓,欠下多家金融机构巨额债务,被开曼法院交由指定的清盘人毕马威(KPMG)托管清算。

此次买方财团收购的股份正是被毕马威托管清算的股份。截至去年5月31日,陆正耀和钱治亚家族共持有瑞幸20.39%的股份,合计持有11.52%投票权。

大钲资本此前曾两次领投瑞幸融资,是瑞幸最大的外部投资机构。大钲资本在官方公告中表示,“大钲资本持续致力于支持被投公司建立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强大透明的治理体系和负责任的管理架构,我们将继续支持瑞幸的长期成长和发展。”

财务状况好转 股价波动加大

过去一年多,瑞幸已经解决了一系列历史问题:与SEC达成和解、与重要债权人达成重组支持协议;与美国集体诉讼的原告代表签署了1.875亿美元的和解意向书,并陆续补发了经过审计的财务报告。

财报显示,2020年、2019年和2018年,瑞幸咖啡的净亏损分别为56.03亿元、31.61亿元和16.19亿元,三年累计亏损超100亿元。

2021年12月9日,瑞幸咖啡还公布未经审计的2021年第三季度财务报告。报告披露,公司第三季度净收入同比(较上年同期)增长105.6%至23.50亿元;净亏损为2350万元,较上年同期大幅收窄,同比减少98.6%;平均每月交易客户为1470万,同比增长79.2%。

瑞幸门店总数攀升至5671家,其中,自营门店4206家,同比增加6.4%;联营门店1465家,同比增加66.7%。从数量来看,已经与星巴克并肩。

在传出可能重新上市后,瑞幸股价一度上涨超过16%。从瑞幸最近一年的走势看,公司从纳斯达克退市到粉单市场交易后,股价并未跌入谷底,股价一度从5美元上涨到最高17美元。截至目前,瑞幸股价报11.55美元/股。

作者 刘春晓

这里本来有条个人简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