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让员工重返办公室办公,但Facebook母公司Meta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热衷于远程办公。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一众Meta高管更是将这种模式发挥到了极致。

如今,包括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在内的公司管理团队正分散到远离硅谷总部的全世界各个地方,这堪称是对远程办公极限的一次考验。

Meta产品主管、任期最长的员工之一娜奥米·格雷特(Naomi Gleit)已调往纽约。据公司发言人透露,首席营销官亚历克斯·舒尔茨(Alex Schultz)计划搬到英国,另一位副总裁盖伊·罗森(Guy Rosen)也会在不久的将来搬到以色列。

与此同时,Meta首席业务增长官哈维尔·奥利文(Javier Olivan)在美国加州和欧洲两地工作,但计划把更多时间花在国外。Meta上周表示,公司计划将设在奥利文家乡西班牙的马德里办事处规模扩大一倍,在未来五年内增加2000名员工。

据知情人士透露,Instagram负责人亚当·莫塞里(Adam Mosseri)最近几个月一直在夏威夷、洛杉矶和科德角等地出差或远程工作。公司发言人则表示,莫塞里没有永久搬迁的计划。

知情人士还表示,扎克伯格也有更多时间不在位于加州门洛帕克的公司总部。他们说,扎克伯格经常长时间呆在夏威夷的住宅和旧金山湾区以外的其他地方。

Meta发言人特雷西·克莱顿(Tracy Clayton)说:“过去几年,我们的联系和工作方式都有了新的可能性。”“我们认为,人们如何工作远比他们在哪里工作重要。”他说,扎克伯格计划一半以上的时间呆在加州,其余时间远程办公。

而短期内,扎克伯格也不会得到长期以来的副手、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的建议。桑德伯格计划在今年春天安排休假,这是Meta公司每五年提供30天带薪休假计划的一部分。

Facebook在去年10月份将公司名称更改为Meta之后,开始接受远程办公,当时公司方面表示,虚拟互动是互联网的未来。Meta表示,其已经在办公领域投资了一系列能提高远程办公效率的技术,其中包括各种视频会议和企业软件工具。

然而,在公司高管纷纷离开加州门洛帕克之际,Meta业务正面临重大挑战。

自今年2月2日公布2021年第四季度业绩以来,公司股价已下跌逾32%。股价暴跌导致Meta市值损失逾3000亿美元。这主要是由于Meta面临许多挑战,其中包括来自TikTok的竞争日益激烈,用户数量下降以及苹果iOS隐私政策调整对公司广告业务造成持续影响。Meta还表示,元宇宙相关业务亏损超过100亿美元。

咨询公司Edward Jones分析师戴维·埃格(David Heger)说,最近公布的财报似乎需要全员参与公司运营,这么多高管分布在这么多不同的时区令人担忧。

他说:“考虑到公司目前所处的关键时刻,这可能并不是让高层管理人员尝试远程工作的理想时机。”

尽管该公司一直在增加办公空间,来容纳不断增长的员工数量,但去年6月份Meta表示,如果条件允许,所有全职员工都可以申请居家办公。

当然,这项政策并不适用于所有员工。那些在硬件领域或公司数据中心基础设施工作的员工仍然需要到办公室工作。

Meta还转向了一种混合办公模式,允许包括高管在内的大多数员工在他们认为最合适的地方工作。3月28日是公司为那些想要重返办公室办公的员工准备的复工日。

Meta正处于构建打造所谓元宇宙的早期阶段。元宇宙指的是人们可以在其中互动娱乐或工作的虚拟世界。

投资顾问公司Logan Capital代表客户购买了Meta股票。公司创始人斯蒂芬·李(Stephen Lee)表示,随着Meta努力为用户打造更多可以在线上进行虚拟互动的产品,让高管分散在不同的地域办公可能也是一项资产。

“如果你想开发元宇宙和远程办公系统,边做边学可能是一种好方法,”李说。

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彼得·卡佩里(Peter Cappelli)则表示,很少有公司会将管理人员的远程工作发挥得如此极致。

哈佛商学院高级研究员、管理实践教授比尔·乔治(Bill George)说,让高管们面对面一起工作,可以让他们进行有效合作、共同制定战略,并彼此建立信任。在一起工作也可以帮助创建和维护公司的文化,更好指导初级员工。

“你的人想见你,”乔治说。“他们想知道你在那里。是的,你可以使用Zoom或微软Teams或其他什么东西来保持联系,但存在感不一样。”

虽然许多高管此前被迁移到遥远地方办公,但乔治说,在大多数情况下,他认为让高管接近团队成员对公司更有好处。

“我去过夏威夷,我可以告诉你,你在那里干不了多少活,”乔治说。

扎克伯格或许在夏威夷找到了将工作与休闲娱乐结合在一起的方法。他在Instagram上发布自己冲浪的照片,展示自己在大洋中多么享受这些活动。

作者 刘春晓

这里本来有条个人简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