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6月22日,济南市槐荫区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张国强制猥亵案一审公开宣判,以强制猥亵罪判处被告人张国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法院经审理查明,2021年7月27日晚,张国在参与宴请时与被害人周某初次相识,趁周某醉酒之机,在餐厅前台附近及包间内对周某实施猥亵行为。本文就详细梳理一下本案件的时间轴。

2021年8月7日,阿里巴巴集团女员工周某(真实姓名未被公布,网传为周莉,花名“新月”)在网上发文,指控她于7月27日前往山东省济南市公务出差期间,在某KTV被迫陪酒继而被灌醉,之后先遭客户张国(山东华联超市员工)在KTV猥亵,后来在亚朵酒店住宿时又被其男上司王成文(花名曲一,前阿里集团旗下同城零售事业群-超市生态事业部的区域运营组长)四次进入其房间并对其实施了强奸,事后该女员工向阿里巴巴集团投诉无果。

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调查后认为周某未被强迫出差,也没有被强行灌酒;王成文未对周某实施强奸,但存在不构成犯罪的猥亵行为,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15天;张国被检察机关以涉嫌强制猥亵罪批准逮捕。由于周某当初指控的内容与调查结果存在较大差异且两位当事人的家属均认为周某存在诬陷行为,另有部分当事人对周某提起了诉讼,故有民间意见认为社会大众应当对女方单方面提出的性侵指控保持理智,不要盲目相信。

疑问一:周某的身份证

已经下楼将要离开的王某文,为什么还会持有周某的身份证?而25分钟前还醉酒得无法确认自己房号的周某,是如何确认同意前台为周某办理其房间房卡的?

疑问二:王某文的避孕套

王某文第二次进入周某房间,实施猥亵,并购买了避孕套后,为何在避孕套送达时分(28日0时)准备离开酒店却没有带走?又为何28日上午再次前往酒店取走避孕套并丢弃?

疑问三:周某为何给张某打电话

周某28日早上为何要联系27日就曾在饭店对自己实施猥亵的张某,并告知其房间号码?

疑问四:张某的避孕套

28日早上,张某在周某房间超一个半小时,张某对周某实施猥亵后为何只带走了周某一条内裤,却将自己带到酒店的避孕套(未开封)留在酒店?

疑问五:周某的第一次报案

周某为何要先退房后报案,且当时只对王某文进行指控,而未提及张某?

疑问六:周某的第二次报案

8月4日,周某再次报案称张某猥亵,中间几天又发生了什么?

附调查内容简洁版:

7月26日,王上司和一同事来济南出差。

7月27日,女受害人也来了济南,双方不住同一酒店。警方经过调查,该出差并不是被迫的。

当晚,女受害人订好了酒席庆祝,6男2女参加。其中1位女士没喝酒,另外7人都喝了,女受害人自己喝了7两白酒,席间无人强迫饮酒。

喝到21:30,女受害人喝高了,联华这边的张客户陪她去外面呕吐,回来的路上进行了猥亵,猥亵通常指亲、抱、摸。大概20分钟左右后回来。

22:00,散会。王上司和联华一女员工送女受害人回酒店。

22:53,女受害人神智不清,王上司在前台拿出她的身份证和房卡给服务员,问到了房间号后送人上楼。联华女员工先出来,王上司隔了15秒出来。

23:04,王上司下楼要打车回自己住的酒店,另一位女同事打来电话,说女受害人给女同事打电话,但话都说不清楚,女同事担心出事,要王上司上楼看看。

23:08,王上司取消打车订单。

23:16,王上司拿了自己和女受害人的身份证到前台,要求再办一张房卡,前台给房间里醉酒的女受害人打电话,征得对方同意后办卡。

23:23,王上司再次进入房间,对女受害人进行猥亵。

23:33,王上司网购避孕套。

23:43,王上司离开房间。

0点,快递员把避孕套送到酒店前台。同一时间,王上司在门口打车准备回去。结果接到杭州阿里同事电话,说女受害人喝醉了说胡话,要他上楼看看。

0:13,王上司第三次进房,和同事说女受害人已经睡着了。

0:21,王上司离开房间。

0:24,王上司发现雨伞忘在房间里了,第四次回去拿,2分钟后拿到伞离开。

7:14,女受害人醒来,与联华的张客户联系,和对方说了自己的酒店和房间号。张客户出门前带了一个家里的避孕套。

7:59,张客户敲门,女受害人开门让其进入。进门后张客户对女受害人实施猥亵。

9:35,张客户离开房间,带走女受害人的内裤,避孕套没开封,丢在房间里。

10:00,王上司返回前台,把昨晚外卖叫的避孕套拿走了。

12:34,女受害人向丈夫哭诉自己被侵犯了,商量之后打了报警电话。12:34是警方接警时间。

15:15,王上司被传唤调查。

作者 刘春晓

这里本来有条个人简介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