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引俄媒 Vedomosti 本周四报道,俄罗斯科技公司 Astra Linux 计划近期在莫斯科交易所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该公司首席执行官 Ilya Sivtsev 拒绝透露时间框架、金额或条款。根据 Finam 分析师 Leonid Delitsyn 透露的信息,Astra 的初步估值可能在 170 亿卢布(2.74 亿美元)左右。

而 Raiffeisenbank 分析师 Sergei Libin 估计 Astra 的估值为 10-150 亿卢布。由于俄乌冲突之后,西方国家加大了对俄罗斯公司的经济封锁,给这些公司产生了巨大的压力,俄罗斯政府承认有必要改善该国的国内 IT 生产。

Astra Linux 在其网站上表示:“我们的使命是通过创造核心技术以及特殊和定制软件来确保俄罗斯在全球 IT 行业的技术主权和领导地位”。

应俄罗斯陆军以及情报部门对于信息基础架构安全防护的需求,由RusBitTech基于Debian GNU/Linux开发了Astra Linux,Astra宣称其许可证即符合俄罗斯的法律也不违反GPL自由软件许可证。俄罗斯国防部作出正式决定,所有办公电脑的操作系统都改用本国公司研发的 Astra Linux,作为配套,处理器也要用国产的,如厄尔布鲁士、贝加尔湖 -T1 等。俄罗斯军队正式对Windows 10说再见。

据 Astra Linux 官网介绍, Astra Linux 基于 Debian GNU/Linux开发, 有通用版和特别版两个版本,通用版供普通用户使用,特别版就是官方定制版。

从1.1的特性可以看出:除了像Firefox, LibreOffice等常见应用外,Astra中集成了曾经备受关注的俄罗斯的国家密码算法GOST和基于Linux 4.2内核的高度定制版本,从源代码中可以看出,其集成了PaX补丁(没有发现Grsecurity的部分)以及独立于标准MAC(强制访问控制,SELinux/AppArmor/SMACK/TOMOYO)外的完整实现,解压后的补丁有97MB。除了俄罗斯的Astra Linux外,法国情报机构也使用基于Debian+GRSEC定制的发行版。

Astra Linux 系统开始研发于 2010 年,集成了俄罗斯国家密码算法,带有 Firefox、 LibreOffice 、卡巴斯基、Dr.Web 等应用,最早供俄罗斯军方使用。研发 Astra Linux 的公司是 RusBitTech,官网上没有详细关于公司情况的介绍,140 家合作伙伴也都来自俄罗斯,看上去就是一家专为俄罗斯政府研发软件的公司。除了操作系统,RusBitTech 的其余两个产品也专供政府使用。一个是适用 Astra Linux 的虚拟化工具,一个是政府机构指定文件使用字体。

俄罗斯比中国更具决心

近年来,俄罗斯制定和实施了《2013-2025年前电子和广播电子工业发展规划》、《国防工业综合体发展规划》等计划发展本国微电子产品。即便俄罗斯的财政并不宽裕,特别是在克里米亚事件和美国打压油价之后,俄罗斯的财政状况迅速恶化,但俄罗斯依旧计划在2013-2025年期间划拨1700亿卢布发展计算机设备、特殊技术设备、智能控制体系。

厄尔布鲁士处理器由莫斯科 SPARC 技术中心研发,最新款产品为8核,主频 1.3GHz,功耗 40W,属于非民用供给产品。贝加尔-T1 处理器由贝加尔电子公司研发,基于 MIPS 架构,去年 5 月开始量产,除了俄罗斯政府,还有 150 多家俄罗斯国内外公司采购。贝加尔电子公司的贝加尔-T1处理器于2016年量产,这款芯片集成了MIPS P5600 CPU核,以及以及DDR3、SATA 6Gbps、PCI-E 3.0等模块。可以说,贝加尔-T1是由贝加尔电子公司做集成,由台积电代工的一款SoC,其中的俄罗斯血统,恐怕也只有一系列集成工作了。由于SUN将SPARC处理器开源了,业内人士分析,厄尔布鲁士-8S极有可能是基于开源代码做修改的产物,类似与曾经用于天河1号、2号的飞腾1000和飞腾1500。

可以说,相对于中国申威自主完成指令集、处理器、编译器等的开发工作,俄罗斯的国产处理器主要是买IP做集成,或者基于国外开源代码进行修改。虽然在技术实力和处理器性能上是否逊色于龙芯和申威还不好下结论,但至少在国产化血统纯度上,厄尔布鲁士-8S和贝加尔-T1是不如龙芯和申威的。

俄罗斯政府为了能早日更安全地用上自己研发的系统,早就开始鼓励扶持本国公司,并发布了《2013-2025 年前电子和广播电子工业发展规划》《2013-2025 年前电子和广播电子工业发展规划》,每年拨款 100 亿卢币(约 1.76 亿美元)资助微电子企业发展。接下来,俄罗斯军用和政府采购的电脑、平板、手机等设备也都会陆续用上自己研发的操作系统。但目前被采用的几款处理器还是只能胜任基础办公工作。

在2016年5月,俄罗斯民用微电子产品中期(2016年至2018年)政府采购保障计划获批,如果计划顺利落实,俄罗斯政府将采购超过1000万个国产化的电子产品,政府采购总金额达到750亿卢布(约85亿人民币)。即便俄罗斯国产的处理器性能有限,且国产血统也不够纯正,俄罗斯依旧抛开Wintel体系和AA体系,决心自己独立搞一套体系。

国防部两个主要的局–通信局和信息技术发展局负责操作系统的应用。如果新操作系统符合军方的要求,则会将其安装在国防部所有计算机上。据悉该操作系统将成为自动化指挥系统和工作点、服务器及便携军用设备的主操作系统。

据报道,俄罗斯武装力量已使用Astra Linux系统多年,其中俄罗斯联邦国家防御指挥中心的操作系统即以此为基础。俄罗斯知名军事专家、《祖国军火库》杂志总编辑维克托·穆拉霍夫斯基向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表示,俄国防部办公电脑操作系统弃用微软改用国产Astra Linux是加强该部网络安全的重要举措。

穆拉霍夫斯基说:“这一举措旨在加强网络安全,借助外部手段入侵这一操作系统几乎不可能。”俄罗斯官方文件很少使用“网络空间”“网络安全”等概念,其中出现较多的是“信息空间”“信息安全”等。

俄总统普京曾多次强调,俄必须具备有效应对网络攻击战的能力,曾签署总统令,责令俄联邦安全局建立国家计算机信息安全机制用来监测、防范和消除计算机信息隐患,具体内容包括评估国家信息安全形势,保障重要信息基础设施的安全等级,对计算机安全事故进行鉴定,建立电脑攻击资料库等。

2016年12月,俄罗斯颁布新版《信息安全学说》。这是自2000年以来俄罗斯对国家信息领域战略指导的首次更新,提出了俄面临的10个方面的信息威胁,其中5个方面的威胁是由“一系列国家”或“个别国家”的霸权行径造成的。

在建设网络战部队方面,早在2012年,俄罗斯军方就曾公开宣称,将在军队内部组建网络战司令部。该司令部的主要任务是:破坏敌方指挥系统;保护己方指挥系统和电信网络;通过侵入互联网、电视、媒体,营造有利的社会舆论。2017年2月,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在国家杜马发言时,首次公开承认俄已组建网络战部队(俄称为信息战部队),并宣称这支部队比所谓的“反宣传管理部门更有效,更强大”。

俄罗斯政府机构从 Windows 转向使用 Linux

微软于2022年3月4日暂停了在俄罗斯的产品销售后,该地区对盗版微软软件的网络搜索量飙升了250%。到目前为止,6 月份 Excel 下载的搜索量增长了 650%。6 月底,微软禁止俄罗斯用户从官网下载 Windows 10 和 11。微软在6月表示,它正在大幅缩减在俄罗斯的业务规模。根据据彭博社的报道,此举对俄罗斯造成了沉重打击,因为该国的许多制造和工程技术系统依赖于外国软件。

根据俄罗斯媒体莫斯科时报的报道,俄罗斯政府机构正在从微软的 Windows 转向使用 Linux 操作系统。Kommersant 报道称,基于 Linux 开源操作系统的俄罗斯系统开发者也看到了更多需求。据介绍,许多俄罗斯政府机构正在紧急将使用的 Windows 迁移到 Astra Linux,后者是自 2008 年以来由 Rusbitech 公司基于 Debian 发行版开发的 Linux 操作系统。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和地方政府的客户在公共采购网站上发布了数百份购买和安装 Linux 的合同,总价值达数十亿卢布,这些合同包括诊所、联邦财政部、俄罗斯联邦等机构。

Severstal 首席信息官 Sergey Dunaev 告诉彭博社,就工业而言,软件通常嵌入到机器中,供应商通常不会让客户访问代码。Sergey Dunaev 告诉新闻媒体,“所有行业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现代单位的许多流程都是由软件控制的。”因此,并非所有政府部门都能够轻松更换其系统,但迁移至新的操作系统也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

作者 刘春晓

这里本来有条个人简介 !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