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科技博客

娱乐背后的立场——论孟非在《`非诚勿扰》中的价值观把控

作者:张迪

内容摘要:2010年6月,国家广电总局下发了《广电总局关于进一步规范婚恋交友类电视节目的管理通知》和《广电总局办公厅关于加强情感故事类电视节目管理的通知》两份文件,以加强了对婚恋交友类节目和情感类节目的管理,《非诚勿扰》也顺势进行了改版,进一步强化了对于价值观的把控。孟非以其沉稳与理性成为了这档节目价值观引领的舵手,使《非诚勿扰》摆脱了简单的娱乐,完成了对主流价值观的创新性传播。

关键词: 孟非;价值观;把控;《非诚勿扰》

《非诚勿扰》是江苏卫视特别推出的一档大型婚恋交友类节目。自2010年1月15日开播以来,大受观众欢迎,首集34 城市收视率即达1.35,居同时段首位,此后更是一路攀升,收视率自4 月以来连连破3,据索福瑞34城市快速监测显示,4月18日播出的第二十期更是创下3.82的超高收视纪录,牢牢占据国内同类节目的收视冠军宝座。[①]许多卫视纷纷仿效,一时间,婚恋交友类节目蜂起,呈现出混乱的局面。2010年6月,国家广电总局重点加强了对婚恋交友类节目和情感类节目的管理,下发了《广电总局关于进一步规范婚恋交友类电视节目的管理通知》和《广电总局办公厅关于加强情感故事类电视节目管理的通知》两份文件,压力之下,许多卫视停播了原有的婚恋节目。《非诚勿扰》也顺势进行了改版,进一步强化了对于价值观的把控。孟非以其沉稳与理性成为了这档节目价值观引领的舵手,使《非诚勿扰》摆脱了简单的娱乐,完成了对主流价值观的创新性传播。

《非诚勿扰》的热播引起了各级电视台的争相模仿,许多节目将其场景与流程、规则稍作改动就直接搬上银幕,但却很难收到同样的效果,究其原因在于《非诚勿扰》拥有的不可复制元素——主持人孟非。孟非以其多年的采访经验和新闻敏感性开掘娱乐节目中的理性元素,形成话题,进行价值观引导。他使《非诚勿扰》没有停留在婚恋交友的表象,而是透过这档节目展示80、90后年轻人的婚恋观与价值观。

孟非在《非诚勿扰》中的身份是多重的,他除了是节目流程的执行者,更是节目价值观尺度的掌控者,负责价值观的捕捉、讨论和引导。所谓价值观,就是一个人对他以外的世界、事物和人是否能够满足自己的需要、或对自己的发展是否具有肯定作用进行判断的总的标准体系。[②]80、90后的年轻人大多是独生子女,他们在改革开放中成长,他们敢于表达、乐于表现,他们思想多元,同时,价值观也不成熟。面对现代生活方式和传统观念的矛盾冲突,面对各种思潮的交错起伏和相互激荡,往往呈现出积极因素和消极因素、先进意识与落后意识相互交织、相互矛盾的状况。[③]孟非以一个成熟的长者身份在节目中洞察一切,筛选与辨别不同的价值观取向,并进行适时的点评与引导。

  • 价值观的捕捉者

婚恋是极具社会性的话题,对婚恋对象的选择是建筑在一系列的价值观判断的基础上的。马克思曾在《1844 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说过:“动物只是按照它所属的那个种的尺度和需要来建造,而人却懂得按照任何一个种的尺度和需要来进行生产,并且懂得怎样处处都把内在尺度运用到对象上去;因此人也懂得按照美的规律来建造。”也就是说,人与动物的区别就在于人能够按照自身的尺度和需要对对象进行选择和建造,人对于婚恋对象的选择也是基于社会公德、家庭美德、个人品德等各种因素的基础上的,因此必定会涉及孝道、社会责任、人生目标等各个方面的问题。《非诚勿扰》模拟的不是约会的过程, 而是约会前的准备过程, 场上的过程是一系列价值判断的过程, 最终才能决定是否约会, 这恰恰与现代社会文化环境相吻合。[④]整个节目流程都渗透着价值观的判断,男嘉宾上台后就要选择一位心动女生,如果坚持到最后会有一个权力逆转环节,男嘉宾可以选择自己最关心的问题看女嘉宾的资料并提出问题,最后男嘉宾还要决定和哪一位女嘉宾牵手。女嘉宾通过男嘉宾的资料了解男嘉宾,决定是否亮灯。这整个过程都是一系列的价值判断和价值选择的叠加。虽然相亲的情境是节目建构的,也有人质疑嘉宾身份的真实性,但是这一系列的价值判断是真实存在的,男生对女生或女生对男生的态度与选择都是难以虚构、掺假的,所以在价值观的判断与选择上,《非诚勿扰》为观众建构了一个最真实的展示平台。孟非通过敏锐地观察力和新闻敏感性为我们展示不同的价值观并进行引导,使我们能窥一斑而知全豹,了解社会的价值观状况。

孟非在节目中的首要任务对嘉宾的价值观进行捕捉和调查。当一段VCR播完后孟非就会点名邀请女嘉宾谈自己的看法,这种邀请往往是具有针对性的,孟非通过之前对女嘉宾的了解,会对她的答案有个预设,通过提问尽量达到多元价值观展示或者价值观碰撞的目的。孟非希望《非诚勿扰》不仅仅是一个相亲节目,更是一个价值观互相碰撞的地方。有碰撞就会有冲突,正是这一点,为节目聚拢了大量的人气,同时不可避免,也会引来一些争议。[⑤]

如2010年12月19日的节目中俞夏和李佳之间爆发了一场口水仗。俞夏称在场上只有她和22号女嘉宾最时尚,这时孟非向13号女嘉宾李佳提问,李佳立刻反驳了俞夏的说法。之后孟非问李佳:“知道我为什么问你,让你说话吗?”李佳说:“因为我睿智啊!”孟非:“不是,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这样说。”孟非经常会用这种反问来展示自己的问话目的,即孟非的提问是有选择性的,也是有预设的,这种预设正是建立在对嘉宾了解的基础上来设置的碰撞。

孟非还会认真地倾听,敏锐地捕捉到嘉宾在只言片语中透露的价值取向,并迅速做出价值观判断。孟非在接受采访时说:“至于现场,我得捕捉住嘉宾说的每句话,字字关键,因为人性当中不经意流露出的那一点点小东西,都是转瞬即逝的。”[⑥]他总是在嘉宾的表述中寻找价值观的踪迹,并不断寻找着问题的生长点。

有时候孟非还会进行现场的调查,查看不同价值观立场嘉宾的比例。在2010年12月4日的《非诚勿扰》中男嘉宾林杨谈到希望自己的女友能够达到大学本科的学历,孟非现场进行了调查:“场上介意学历这件事情的女嘉宾把手聚起来我看一下。”得出的结果是三分之一强,一半不到。从这个小规模的社会调查,可以折射出这个社会对于学历的认同感。这使得《非诚勿扰》跳出了相亲的小圈子,有了更强的社会性。

 

  • 价值观讨论的组织者

孟非在节目中常常针对捕捉到的价值观发起讨论,而且这种讨论往往是有倾向性和尺度的。对社会上的一些问题,节目中可以讨论,但讨论到什么尺度,花多大篇幅去讨论,这明显表明了一个媒体的趣味。打个比方,《非诚勿扰》某位女嘉宾的新闻,有的媒体可能只在娱乐版做成豆腐块那么大,有的媒体则是头版大照片,而当日英国首相当选的新闻照片只有女嘉宾的四分之一大。同样的事实,在不同媒体上被放大的尺度,表现了媒体的品位。[⑦]

对于节目中谈及的一些问题,孟非会有意拿出讨论,组织话题。如在2010年9月12日的节目中,嘉宾曹云在节目中自我介绍说不习惯在生活和工作中给自己太多的压力,个性比较懒,满足于自己的生活模式。他喜欢的生活模式就是我的钱我够花,我的生活由我做主,我能去我想去的地方,我能够做我能做的事情。针对这个问题女嘉宾相继提问,都认为曹云太没有事业心,不求进取。这时孟非就说:“其实对于这个问题我想待会儿会引发一个讨论,就是这样的生活观念,有的人就是那种雄心勃勃,我25岁之前要干什么,我30岁要怎么样,我要成为中国的谁谁谁,我要成为亚洲的谁谁谁,我要成为世界的谁谁谁,有宏大的蓝图,比如说中国的女巴菲特,但有的人就特别乐天安命,我就觉得我这样挺好,我有自己支配的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让嘉宾对这两种价值取向进行讨论。而且在节目中针对这个问题讨论了将近7分钟,可以看出孟非对这个话题的重视程度。在这个话题中涉及了现代人对于压力、事业、成功、人生规划等问题不同的态度,这些问题的讨论对于当今的年轻人有着重要意义。这样的话题策划使节目碰触到了当今社会的思想内核,逃离了单纯的娱乐,更具有现实意义,增加了节目的深度,提升了节目的品位。

对于有些问题,孟非在节目中会一笔带过,正如他接受采访中所说:比如,有个女孩说一个男孩牙长得不好,龇在外面,她说:“接吻多难受啊。一句玩笑,无伤大雅。”[⑧]

而对于有些话题,孟非则会及时控制和打断。如2010年12月4日的《非诚勿扰》中,男嘉宾在VCR中提到自己减肥的经历,点评人乐嘉顺着这个话题采访了有着同样经历的19号女嘉宾俞夏,让她讲述了自己减肥前的心理状态,并谈及由于身材而遭受的歧视。孟非及时打断了这个话题,他说:“对于外表和肥胖这个事儿,我们谈论得过多会对电视机前这个人群会有特别不好的那种心理压力和心理暗示,好吗,我们这个话题结束。” 这种打断是一种负责人的态度,不是为了引起好奇而一味地窥私,而是经过理性地分析把握着传播的分寸。

 

  • 价值观的引导者

美国著名的社会学家赫伯特·甘特认为“媒体不仅仅是在报道正在或已经发生的事实,还在或明或暗地提倡什么,反对什么,以其理想的图景力挺主流价值观。”[⑨]传播有利于社会发展、国家进步的价值观,是媒体的责任,而主持人作为电视节目的信息载体,进行人格化传播,他的价值观取向及他所传递的价值观就尤为重要了。电视主持人的本质作用是为传播而主持,但传播什么、如何传播是关键,前者考量的是一位主持人的价值观,后者彰显的是一位主持人的职业水准。[⑩]

孟非在节目中承担着价值观的疏导与校正工作。《非诚勿扰》中的嘉宾主要是80后、90后的年轻人,这群人是成长中的社会中坚力量,是目前社会上最有活力的一群,也是最受争议的一群。他们大多是独生子女,出生于改革开放以后,受到多种价值观的熏陶,他们的价值观与长辈们有明显的差异性,同时又有着必然的承递性。他们创新又叛逆,热情又孤独,大家对这群人往往持着不信任又好奇的态度。《非诚勿扰》则为80后、90后的年轻人提供了展示的平台,将他们的兴趣偏好、价值倾向都展现于电视屏幕。而主持人孟非则是70后的代表,虽然年龄相差不过十多岁,但是70后与80、90后的价值观有明显的差异。首先,70后的人生阅历更多,可能会对生活、婚姻有更深刻的了解;其次,70后和80、90后的青春期是在完全不同的社会环境下经历的,而这个时期又是价值观形成的关键期。第三,由于计划生育政策的实行,70后与80、90后的家庭构成也是不一样的。所有这些都构成了他们之间的价值观差异,主持人能将社会上对于当今年轻人的质疑在节目中抛出并寻求解答,同时能够对价值观进行把控和引导。如对曹云问题的讨论,孟非说:“有事业心,有上进心的男人是表现为多种多样的,并不是我非要当老板,我一定要成功,我要混成个大人物,我要上市才表示着成功。”“其实一个男人只要踏踏实实地工作,负责任地去生活,并且有一颗快乐的心,能够感受生活,就挺好。”这样的一种引导校正了许多青年人对于成功定义过于狭窄,自我加压过大,急功近利等问题。这样的价值观引导体现了节目与主持人的社会责任。

孟非经常在节目中对一些正面的价值观进行放大,引起嘉宾和观众的注意,从而倡导优秀的价值观。如2010年10月2日的节目中,从事环保事业的陆宏毅在VCR中谈到自己不打算生孩子,认为不生孩子可以节约有限的资源。孟非说:“刚才那个片子起码对我来说看了也很受启发很受教育在什么地方,我们以前知道很多种低碳的生活方式,或者节能环保的做法,突然我们发现不生孩子是最低碳的,或者说少生孩子是最低碳的。怎么我们身边碰到好多人一有钱了,多挣了几个钱,哎,我可以生两个,我再有钱,我生三个。他告诉我们,其实在国外很多有钱人,他经济能力可以达到一定程度,他自己不生,去领养那些孩子,这也是生活方式的一种。”《非诚勿扰》的嘉宾是多种多样的,甚至来自不同地区、不同国家的人都走上了《非诚勿扰》的舞台,孟非善于从不同的嘉宾身上发掘不同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并进行价值判断,进行校正或倡导。

如今中国正处于转型期,拜金主义、利己主义、个人主义、享乐主义等腐朽思想侵蚀着人们的价值观,产生了许多令人忧虑的社会问题。此时,对主流价值观的传播就显得尤为重要了,而孟非能够通过自身的修养与思想底蕴对节目中的价值观进行把控,传递正面的价值观,使节目用娱乐的方式完成了对主流价值观的传播。

 

[①]侍浩军,《以娱乐关怀民生:<非诚勿扰>的核心理念》,《现代传播》,2010年,第五期。

[②]王征,《当前我国青少年主流价值观的建构》,《信阳农业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8年,第一期。

[③]王征,《当前我国青少年主流价值观的建构》,《信阳农业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8年,第一期。

[④] 张国华,《江苏卫视<非诚勿扰>栏目研讨会综述》,《现代传播》,2010年,第五期。

[⑤] 蒯乐昊,《孟非:最严肃的娱乐和最幽默的新闻》,《南方人物周刊》,2010年,第22期。

[⑥] 苏枫,《对话孟非:人性中流露出的那点小东西,转瞬即逝》,《小康》,2010年,第七期。

[⑦]苏枫,《对话孟非:人性中流露出的那点小东西,转瞬即逝》,《小康》,2010年,第七期。

[⑧]苏枫,《对话孟非:人性中流露出的那点小东西,转瞬即逝》,《小康》,2010年,第七期。

[⑨] 【美】H.T.Gams《The message behind news》,《Columbia Towrnalism Review》,1979 (1)

[⑩] (董卿《主流价值观的创新传播——CCTV 大型综艺晚会的主持传播策略之探讨》,《电视研究》)

 

刘春晓

刘春晓,又名刘佩珉,80后,媒体人、网络作家、摄影师。毕业于河南大学,春晓网(uwexp.com)创办者和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