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科技博客

《红楼梦》中休闲活动描写浅析

作者:王建平  刘莉萍

所谓休闲活动,主要是指人们在工作时间之外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自愿参加的娱乐活动,它能使人们的身心得到愉悦快乐,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和作用。在中国古代小说史上,涉及休闲活动的作品可谓不少,如《水浒传》、《金瓶梅》、“三言”、“二拍”、《儒林外史》等,但以描写休闲活动内容之丰富、情节之生动、内涵之深刻而言,当首推清代长篇小说《红楼梦》。

作为中国古代成就最高的世情小说,《红楼梦》中的主要描写对象——贾史王薛四大家族中的贵族主子都是既有钱又有闲者,他们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奢侈生活,他们的主要精力都是在从事各种休闲活动。一些侍奉他们的奴仆、丫头也得以趁机忙里偷闲,开展一些自己喜爱的休闲活动。作品中的大部分篇幅都可说是在描写贾府内外贵族和奴仆的休闲活动,这使得《红楼梦》具有浓郁的休闲文化色彩。

《红楼梦》中参与休闲活动的人数众多、成员复杂,身份、地位、年龄、性别各异,既有地位尊贵的贵族主子,又有地位卑下的奴仆、丫环;既有白发老者,也有垂髫小儿,这使得作品中的休闲活动呈现出复杂多样性。概括起来,这些休闲活动大致可分为娱乐性休闲活动、艺术性休闲活动、知识性休闲活动、体育性休闲活动等几大类。在娱乐性休闲活动方面,主要有看戏、听曲、听书、赏灯、游园、野餐、饮酒、斗牌、掷骰、品茗、赏花、钓鱼、逗鸟、斗草、泛舟、行酒令、讲笑话、放风筝、放花炮、打双陆、抓子儿、编花篮、捉促织等。这是《红楼梦》中参与人数最多、形式最为丰富多样的一类休闲活动,几乎涉及到每一个章回。在艺术性休闲活动方面,主要有弹琴、写字、绘画等;在知识性休闲活动方面,主要有看书、作诗、填词、猜谜、下棋等;在体育性休闲活动方面,主要有踢球、射箭、打猎、斗鸡、走狗等。

《红楼梦》中的休闲活动描写是作品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独特的文学价值和文化意义,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深化了作品主题

《红楼梦》通过展现贾府贵族奢侈享乐的休闲生活,揭示了贾府败亡的重要原因。整个贾府无论是贾赦、贾政、贾珍、贾琏等男性贵族当家人,还是贾母、王夫人、薛姨妈、邢夫人、尤氏、王熙凤等贵族夫人,抑或是贾宝玉、贾环、薛蟠、林黛玉、薛宝钗、贾迎春、贾探春、贾惜春等贵族公子、小姐,都只知安享荣华富贵生活,把从事休闲活动作为自己日常生活的全部,很少有人真正想到去勤奋努力工作,积极开源节流、增收节支,振兴贾府日益衰颓的经济,正如第二回中贾府管家周瑞的女婿冷子兴在与贾雨村的闲聊中所说:“(贾府)主仆上下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画者无一;其日用排场又不能将就省俭,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这还是小事,更有一件大事:谁知这钟鸣鼎食之家,翰墨诗书之族,如今的儿孙竟一代不如一代了!”

作为贾府的男性贵族当家人,贾敬“一味好道,只爱烧丹炼汞,余者一概不放在心上……只在都中城外和道士胡羼。”(第二回)最终因吞金服砂而烧胀死去。贾赦平时特别热衷于玩弄年轻女性,连贾母都对此产生了反感,责骂他“如今上了年纪,作什么左一个小老婆,右一个小老婆放在屋里?没的耽误了人家。放着身子不保养,官儿也不好生做去,成日家和小老婆喝酒。”(第四十六回)他还贪心不足地要强娶贾母最喜爱的贴身大丫头鸳鸯为妾,最终逼得鸳鸯悬梁自尽。贾赦还有收藏古玩的爱好,为了将石秀才家中收藏的二十把珍贵的旧扇子弄到手,他唆使贾雨村捏造罪名,将石秀才弄得倾家荡产、“如今不知是死是活”(第四十八回)贾政是一个素性潇洒、不爱管事之人,大部分时间不是与一帮清客帮闲们下棋、吃酒,便是与家人闲谈,“所有大小事务一概发付于度外,只是看书,闷了便与清客们下棋吃酒,或日间在里面母子、夫妻共叙天伦之乐。”(第七十一回)贾珍更是一个无法无天的纨绔子弟,“哪里肯读书?只是一味高乐不了,把宁国府竟翻了过来,也没有人敢来管他。”(第二回)即使在为亡父居丧守孝期间,他也想方设法肆意玩乐,“原来贾珍近因居丧,不得游玩,又不得观优闻乐作遣,无聊之际,便生了个破闷之法。日间以习射为由,请了各世家弟兄及诸富贵亲友来较射……天天宰猪割羊,屠鸡戮鸭,好似临潼斗宝一般,都要卖弄自己家的好厨役好烹宰……贾珍志不在此,再过几日便渐次以歇臂养力为由,晚间或抹牌,赌个酒东而已,至后渐次赌钱。如今三四月的光景,一日一日赌胜于射了,公然斗叶掷骰,放头开局,日夜赌起来。”(第七十五回)贾琏平时一味沉溺于玩弄女色,他虽然拥有王熙凤、平儿这一对娇妻美妾,却仍是淫欲难填,“成日家偷鸡摸狗”(第四十四回),先后与“多姑娘”、鲍二家的等人鬼混,还偷娶尤二姐为妾。薛蟠则“虽也上过学,不过略识几个字儿,终日惟有斗鸡走狗,游山玩水而已。”(第四回)他入住贾府后,“凡是那些纨绔气习者,莫不喜与他来往,今日会酒,明日观花,甚至聚赌嫖娼,渐渐无所不至,引诱得薛蟠比当日更坏了十倍。”(第四回)

作为贾府女性贵族当家人,贾母、王夫人、邢夫人、薛姨妈、尤氏、王熙凤等人也只知道一味纵情享乐,接连不断地以庆生日、贺佳节、迎客人、赏花、游园等各种名义举办宴会,进行吃酒、看戏、听书、斗牌、讲笑话等休闲活动。这些休闲活动都花费银钱不小,仅贾母等人为赏桂花而举办的螃蟹宴一顿就花掉了二十多两银子,令乡下老妇人刘姥姥惊讶地感叹:“这一顿的钱够我们庄稼人过一年的了。”(第三十九回)即使是被贾府上下寄予最大希望的贾宝玉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富贵闲人”,他“顽劣异常,极恶读书,最喜在内阃厮混”,(第三回)整天不是与贾府的女孩子闲玩取乐,便是在大观园中吟风弄月、作诗填词,从未想过要振兴贾府,因此脂砚斋评论道:“玉兄毫无一正事,只知安富尊荣。”

贾府上下没有起码的忧患意识,完全意识不到即将面临的危机,只知道大把大把地花钱,尽情肆意地休闲享乐。为了迎接身为皇妃的贾元春回家省亲,更是不计代价地特意修建了一座占地三里半的大观园,里面的楼台亭阁、假山池沼、奇花名木数不胜数,其布置富丽堂皇、设计之精巧别致令人眼花缭乱、啧啧称奇,所花费的钱财之多令人咂舌,“把银子都花的淌海水似的!”(第十六回)仅置办花烛彩灯并各色帘栊帐幔的这一项使费就多达三万两银子。在元宵节晚上,大观园内张灯结彩、富丽堂皇,“园内各处帐舞蟠龙,帘飞彩凤,金银焕彩、珠宝争辉,鼎焚百合之香,瓶插长春之蕊。”“园中香烟缭绕,花彩缤纷,处处灯花相映,时时细乐声喧,说不尽这太平气象,富贵风流。”(第十八回)连深居皇宫的贾元春看到大观园内外的豪华情景时,也不禁“默默叹息奢华过费。”(第十八回)贾府贵族一方面只知穷奢极欲地享受休闲娱乐生活,不知勤俭持家、开源节流,导致经济上入不敷出、寅吃卯粮,另一方面肆意欺压百姓、巧取豪夺,甚至打死人命,最终被朝廷抄家,贾府因内外交困而不可避免地彻底走向败落。

二、展现了人物性格及命运

就整体来说,《红楼梦》中描写的休闲活动因人物的年龄、性别、身份地位、性格教养的差异而有所不同。相对而言,像贾母、王夫人、薛姨妈、邢夫人、尤氏、王熙凤等养尊处优的贵族夫人们尤其喜爱参与看戏、听曲、听书、赏灯、游园、斗牌、讲笑话等娱乐性休闲活动;像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贾探春、贾元春、贾迎春、贾惜春等具有较高学识和文化品位的贵族公子、小姐们格外钟情于看书、写字、作诗、填词、绘画、下棋、弹琴、猜谜等知识性和艺术性休闲活动;而像贾珍、贾琏、贾蓉、贾环、薛蟠等纨绔子弟则特别喜爱参与吃喝嫖赌、斗鸡走狗、问柳评花等庸俗而刺激的休闲活动。至于贾府的丫头、戏子一类天真活泼的少女如晴雯、麝月、莺儿、芳官、荳官、藕官、蕊官等人十分喜爱参与斗草、撷花、抓子儿、编花篮等休闲活动;而贾府的男性奴仆和中老年女仆如焦大、李贵、焙茗、何婆、迎春的乳母等人喜爱参与喝酒、斗牌、掷骰等休闲活动。

《红楼梦》通过描写贾府内外的休闲活动,生动展现了人物的性格及其命运结局。如在第一回中,作者通过描写甄士隐的日常休闲活动来展示其清雅脱俗的品格,“这甄士隐秉性恬淡,不以功名为念,每日只以观花修竹、酌酒吟诗为乐,倒是神仙一流人品。”在第十七回中,通过描写贾政、贾宝玉及清客们游览大观园并题写对额诗词的情景,充分展现了贾宝玉的才思敏捷、聪明博学,贾政的威严古板、虚伪做作,清客们的阿谀奉承、圆滑世故。在第二十回中,通过描写贾环与薛宝钗的丫环莺儿因玩掷骰游戏而发生争执的情景,生动展现了贾环的无赖蛮横、莺儿的心直口快、薛宝钗的人情练达。在第二十二回,通过描写贾府众人在元宵节设春灯雅谜并进行猜谜活动的情节,一方面反映了林黛玉、贾探春、贾迎春、贾惜春等人的才华学识,另一方面暗示了她们的不幸命运,正如脂砚斋在这一回的回前评中所说:“灯谜巧隐谶言”。在第二十八回中,作品通过描写贾宝玉、薛蟠、蒋玉菡等人饮酒、行酒令的情景,生动展现了贾宝玉的多愁善感、薛蟠的呆傻粗俗,蒋玉菡的温柔细腻,预示了贾宝玉在爱情方面的悲剧结局和蒋玉菡后来娶袭人为妻的喜剧结局。第三十七回重点描写了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等人结社赏花、吟咏唱和的休闲活动,作品通过他们所作的诗歌巧妙地反映了各自的性格和命运,如薛宝钗所作的《咏白海棠》诗:“珍重芳姿昼掩门”,从中可看出她恪守封建妇德,对自己的贵族小姐身份十分矜持的态度;“胭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魂”,暗示了她后来被贾宝玉抛弃,独守空房、冷落孤寂的命运;“淡极始知花更艳”,表现了她罕言寡语、随分从时、善于笼络人心、受到众人夸赞的形象特点。

在第四十一回中,作品通过描写妙玉请贾母、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等人品茶的情景,生动展现了妙玉清高、孤僻、怪洁性格,暗示了她内心对贾宝玉的隐秘情愫。在第六十二回中,作品通过描写贾探春在下围棋时理家的情景,展现了她的沉着镇定、从容不迫及精明能干;通过描写香菱与荳官斗草时的情景,展现了她的聪明机智、诙谐风趣;通过描写史湘云饮酒划拳的情景,展现了她的豪爽不羁,正如脂砚斋所说:“探春围棋理事,气象严厉;香菱斗草善谑,姿态俊逸;湘云喜饮酒,何等疏朗。”(第六十二回回评)在第六十三回中,作品通过描写薛宝钗、李纨、贾探春等人夜宴行酒令时所玩的象牙花名签子所镌的诗句,或揭示她们的性格,或预示她们的命运,如薛宝钗所抽中的花名为牡丹,诗句为“任是无情也动人”,揭示了她灵魂冷漠而又处处得人好感的性格特点;李纨所抽中的花名为老梅,诗句为“竹篱茅舍自甘心”,揭示了她寡欲守节的形象特征;贾探春所抽中的花名为杏花,诗句为“日边红杏倚云栽”,暗示了她后来远嫁他乡的结局。在第八十二回中,通过描写贾宝玉、林黛玉喝茶聊天时的情景,展现了贾宝玉反对八股科举制度的思想性格。在第八十六回中,通过描写林黛玉为贾宝玉讲解琴书的情景,展现了她的聪慧博学、高雅不凡。

三、串连推动了情节

小说中主要情节的发展,离不开一些包括休闲活动在内的寻常小事的串连推动作用。《红楼梦》中描写的不少休闲活动成为情节发展的重要纽带和媒介物,使作品情节发展显得合理自然,如在第一回中,甄士隐因为在元宵节晚上让家人霍启带女儿英莲看社火花灯,导致女儿丢失,从而有了后来英莲被歹徒拐卖,又被薛蟠抢夺带入贾府的一系列情节。在第二回中,湖州人贾雨村因闲游到扬州而幸运地成为林黛玉的老师,又因闲游而遇见了贾府管家周瑞的女婿冷子兴,通过与他的闲聊,了解到贾府的相关情况,这为他后来送林黛玉入贾府,被贾府推荐为官,为贾府徇私枉法,葫芦乱判葫芦案等一系列情节作了伏笔。

在第五回中,因为宁国府中花园内梅花盛开,贾珍之妻尤氏特意治酒邀请贾母、邢夫人、王夫人等人赏花。贾宝玉因为尽情游玩而有些倦怠,想找地方睡中觉,被秦可卿安排到自己的房中睡觉,从而梦中来到太虚幻境。作品通过贾宝玉无意中偷看到金陵十二钗正册、副册、又副册的图画、判词和所听到的金陵十二曲等情节描写,巧妙地向读者介绍了晴雯、袭人、香菱、薛宝钗、林黛玉、贾元春、贾探春、史湘云、妙玉、贾迎春、贾惜春、王熙凤、巧姐、李纨、秦可卿等人的性格及其命运结局。在第十一回中,王熙凤在宁国府游园时偶遇在此游园的贾瑞,由此引出下文贾瑞勾引王熙凤,结果被其多次戏弄并最终丧命的情节描写。在第十五回中,王熙凤因为在铁槛寺与众人喝茶闲聊,从而引出尼姑净虚趁机怂恿其拆散他人婚事以谋利的情节描写。在第二十三回中,贾元春在游览大观园后在宫中自编大观园题咏时,觉得大观园不应该寥落无人,于是让人通知贾宝玉、薛宝钗、林黛玉、贾探春、李纨等人搬进大观园居住,从而有了他们结社、吟诗、弹琴、下棋、赏花、听戏等一系列情节描写。在第二十八回中,贾宝玉参加冯紫英的宴饮聚会、行酒令活动时结识了忠顺王府的伶人蒋玉菡,因彼此倾慕而互赠礼物,一方面暗中埋下了蒋玉菡后来迎娶贾宝玉的贴身丫环袭人为妻的伏笔,另一方面引出后来贾宝玉得罪忠顺王府而被贾政毒打的重要情节。在第三十回中,袭人因为只顾看晴雯、宝官、玉官等几个女孩儿在院子里玩游戏,没有听见贾宝玉的叫门声。当她姗姗来迟地给贾宝玉开门时,被怒气冲冲的贾宝玉误认为是其他丫头而用脚踢伤。贾宝玉踢人、袭人被踢这两个平时绝难出现的事件,因为这次休闲活动的出现而显得比较合乎逻辑。在第三十七回中,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贾探春等人结下诗社,从而引出他们互相唱和,写下咏白海棠诗、咏菊花诗、咏螃蟹诗等一系列情节描写。

在第四十回中,主要描写了贾母率众游园、行酒令等活动,随后引出贾宝玉品茶栊翠庵、刘姥姥醉卧怡红院等一系列情节描写。在第四十三回中,贾母约众人为王熙凤凑钱庆贺生日,设宴、看戏,从而引出贾琏趁机与鲍二媳妇鬼混,导致王熙凤撒泼吵闹、平儿无辜挨打、宝玉为平儿理妆等一系列情节描写。在第五十九回中,薛宝钗手下丫头莺儿因为闲暇时用柳条编花篮、采花玩耍,结果与掌管花草树木的何婆发生矛盾冲突,由此引出何婆打女儿春燕出气、春燕向贾宝玉求救等一系列情节。在第六十二回中,香菱因为与荳官玩斗草的游戏而弄脏了裙子,从而引出贾宝玉请袭人为香菱换裙子的情节描写。在第七十三回中,贾母手下丫环傻大姐因为一时无事而到大观园中玩耍,在园中掏促织,在山石背后捡到了绣春囊,被邢夫人发现,从而引出了王夫人抄检大观园这个重要情节描写。在第百十一回中,周瑞的干儿子何三在赌场掷骰闲聊时谈到贾府钱财众多而在家留守的人不多的情况,从而引出下文中他勾结歹徒盗抢贾府钱财的情节描写。在同一回中,妙玉因为到贾惜春房中下棋闲谈时被盗抢贾府钱财的歹徒发现,从而引出下文她被歹徒用闷香熏倒抢走的情节描写。在百十七回中,贾环、贾芸、王仁等人设局赌钱喝酒时谈到王熙凤对他们不好的话题,从而引出下文中他们合谋将王熙凤的女儿巧姐卖掉以泄愤、弄钱的情节描写。

 

概而言之,《红楼梦》中的休闲活动描写具有极为重要的文学价值和文化意义。它不但生动展现了封建贵族大家庭中各类人物的休闲生活,集中反映了古代丰富多彩的休闲文化,

而且深化了作品的主题意蕴,展现了人物性格及命运,串连推动了情节发展,是作者匠心独运的结晶,给人以深远的启示,值得人们深入研究和分析。

刘春晓

刘春晓,又名刘佩珉,80后,媒体人、网络作家、摄影师。毕业于河南大学,春晓网(uwexp.com)创办者和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