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科技博客

精神世界的麦田守望者

许多年以后,当我闲来无事,一个人在洛阳购书中心角落静静看书时,常常会想起初中时代在老家院子里看《平凡的世界》那个遥远的下午。

我生于1988年,属于人们现在常说的“80后”,离孙少平所处的那个时代不算遥远,但因为是地道的洛阳本地人,在离洛阳不远的一个农村长大,地处伊洛河冲积平原,书中那黄土高原的沟壑、窑洞、信天游和70年代末的农村生活,对于我来说有着特别的吸引力。我父母年轻的时候,也就是80年代末90年代初,路遥的《平凡的世界》很火,他们于是买了一部,成为我家中为数不多的图书。

厚厚的《平凡的世界》让初中时的我看到了更广阔的世界。我囫囵吞枣地翻着读着,记住了孙少平、孙少安、田润叶、田晓霞等主人公的名字,虽然多半故事看不懂,但脑海总会浮现书中孙少平在学校在老家和学校抽空借书读书情景,读书使孙少平不甘于他老家农村那个狭小的世界,开始了他那既平凡而又不平凡的人生之路。值得庆幸的是,我最终也成为像孙少平那样热爱读书的人。

与孙少平相比,我是幸运的,读高中上大学已不是很困难的事,2007年我到河南大学就读。高中和大学的图书馆,大学校园西门口一条街的书摊和开封书店街的新华书店,都能极大满足我的求知欲和读书欲望,成为我流连忘返之所,感觉世上的图书就像南美洲亚马逊雨林的树木那么多。韩寒、郭敬明和安妮宝贝的书那时候很受我们欢迎。我们这一代人享受到了中国社会飞跃发展的成果,图书不再是稀缺品,和衣服一样,成为大众都能消费得起,数量品种极为丰富,购买自己喜欢的书成为很容易的事情,不仅可以在实体书店购买,也可以在网上书店买,而且可以很方便地买到国外的外文书籍。

因为喜欢新闻和读书,我大学专业选择了河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编辑出版专业。这自然与图书有了更加密切的联系,图书的策划、编辑、排版和出版成为我必学的专业内容,关于新华书店的相关知识也最先从大学课本中获得。恰好开封有一条著名的书店街,长约里许,历史悠久,书店云集,文化氛围浓郁,开封市新华书店是其中规模最大的一家。在书架中游走,在书海中徜徉,忘却室外的钢筋水泥丛林,感觉像在一望无际的绿色麦田中散步,一本本图书就像刚要没住脚的冬小麦,沉浸其中,忘却室外的钢筋水泥森林,获得精神心灵的宁静和超然。

21世纪第一个十年,也就是我中学和大学时代,现代科技浪潮迅猛冲击着中国,电脑、互联网、MP3和MP4播放器、手机、宽带等迅速普及,网吧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学校开始开设电脑课程,校园里用MP4播放器和手机、电脑看TXT电子书已经成为普遍现象,虽然那时候手机屏幕才3至4英寸,不及现在的Android和iPhone,但方便、免费、资源多等优势,仍吸引了很多年轻人。到后来,阅读体验更好的亚马逊公司的Kindle电纸书阅读器,更是促进了电子阅读的浪潮。历史上书从竹简、羊皮卷过渡到纸质,现在又从纸质向电子屏幕过渡。读纸时代进入了读屏时代。

更令人担忧的是,现在是一个娱乐至上,阅读式微的时代,电视、电影、音乐、游戏等使人越来越静不下心来看一本书,并且将读者群体瓜分走了,成为观众、听众和玩家。这越来越与尼尔·波兹曼的名著《娱乐至死》所描述的相暗合,套用查尔斯·狄更斯的名言,对于纸质图书而言,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我们有着孙少平时代所没有的电影院、KTV、网吧和游乐场,而这些都是那个时代的人们所无法想象的。那么未来是什么样子的呢?未来几百年后纸质图书会消失么?未来新华书店会不会没有纸质书,都是电子书呢?未来人们是否是拿着自己的电子阅读设备,到新华书店实体店购买电子书正版拷贝,然后工作人员将电子书数据传输到电子阅读设备里,完成购买?或者会不会像科幻电影里的那样,提供HTC VIVE那样的虚拟现实设备,使人在虚拟空间里阅读电子书,就像玩虚拟现实游戏一样?未来盲人会不会也可以在新华书店通过特有的设备“看到”电子书,让信息传到他或她的大脑中?我想一切皆有可能吧,就像人们以前幻想可以像小鸟一样在天空中飞翔,幻想像嫦娥那样飞到月亮上面,随着飞机和宇宙飞船的出现,不都已实现了么。

我现在在洛阳市新华书店工作,感到很荣幸,真正体会到了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担任阿根廷国家图书馆馆长的幸福和担当。书店和图书馆一样都是图书的绿洲和庇护所,传承知识和文明,滋养守护一代又一代人的精神世界。我不禁想起美国作家塞林格的小说《麦田里的守望者》。无论未来图书的载体和形式会怎么样,我觉得一本本图书就像望不到边儿的麦田,这就是人们绿色的精神世界,我愿做一个麦田里的守望者,与众多同事们一起守候着奉献着,让小孩儿和大人,热爱阅读,沉浸其中,自得其乐。

刘春晓

刘春晓,又名刘佩珉,80后,媒体人、网络作家、摄影师。毕业于河南大学,春晓网(uwexp.com)创办者和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