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科技博客

美国主持人在内容生产中的作用研究

作者:张晓菲

摘要:美国的主持人在内容生产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极少数的主持人会仅仅作为“最后一棒”——只念编辑写好的稿子,绝大多数会同时作为记者、编辑等深度参与到节目内容生产,少数优秀主持人会作为编辑主任、制片人等掌握内容决策权。主持人深度参与内容生产能更好地理解和传播内容,有利于塑造主持人的传播个性,提升传播效果。

关键词:美国主持人;内容生产;内容决策;深度参与

在美国,很少有主持人仅仅负责播报或主持,美国媒体认为主持人应该深入地参与到内容生产过程中,才能更好地理解信息和传播信息,获得受众的信任,所以美国的主持人基本都参与内容生产过程,只是参与的方式和占据的地位不同,常见的有以下三种方式:一、少部分优秀的主持人拥有所主持节目的内容决策权,如三大电视网的晚间新闻主持人是节目的编辑主任,还有一些主持人会担任制片人、撰稿来掌握内容决策权,其他制片人和撰稿配合他的工作;二、绝大部分新闻主持人同时作为记者、编辑深度参与内容生产,制片人拥有内容决策权,但主持人会成为内容生产的核心或重要力量;三、极少数主持人参与所在媒体的内容决策,如福克斯新闻频道的商业节目主持人尼尔·卡夫托是整个频道商业内容的主管。

一、          担任所主持节目的编辑主任或制片人,拥有内容决策权,同时承担着巨大的压力和风险

美国媒体给予优秀的主持人内容决策权,他们同时担任编辑主任或制片人(一般是制片人之一,但拥有决策权),以便充分实现主持人对节目的想法。在主持人拥有内容决策权的节目团队中,名义上执行制片人是节目管理者,实际上主持人拥有最高的权力,主持人对制片人等团队成员工作的满意程度往往决定着他们的去留,因为媒体管理者认为主持人拥有一支服从并执行自己编辑意愿的团队,会帮助主持人有更好的表现。

克朗凯特从1962年到1981年担任CBS《晚间新闻》的主持人,他对新闻内容和节目组人员都提出了非常严格的要求,正是由于他严谨的编辑风格,节目一直保持着收视第一的位置。CBS前新闻副总裁皮特·赫福德表示:“从新闻选题到改稿,他可以控制一切。”[1]要播出克朗凯特不喜欢的消息,如犯罪、个人隐私闲语、审判或电影明星等,制片人必须大费口舌,而播出他感兴趣的航天、科学或环境类的消息,则容易得多。

作为编辑主任,克朗凯特承担着巨大的压力,付出了艰苦的努力,以维持理想的收视率。1981年,克朗凯特访华期间应邀座谈时表示:“自从我开始从事这项工作以来 ,我就开始研究美国的政治历史,这已经成了我的习惯,我每年都要重新编写几百页的有关资料,因为这是帮助我记忆的最好的方法,我把它称作案头书,……关键是在编纂这部‘作业’时,有关的资料就在头脑里扎下了根,无须查阅,所需要的资料就会涌现在脑海里。”[2] CBS新闻部总裁西格·米克尔逊说:“他几乎可以在任何情况下工作,他对工作有着极大的热情,进行认真的准备工作,好像学生认真做作业那样,当他报道一件事时,没有任何人可以与他相比,他就变成了这方面的行家。”[3]

1981年到2004年,丹·拉瑟继任克朗凯特担任CBS《晚间新闻》的主持人,他更换了制片人,掌控内容生产的过程,自己也非常用功。拉瑟接手后,与原克朗凯特的制片人桑迪·科特洛配合得不好,节目收视率下滑,最终CBS以拉瑟满意的执行制片人取代了科特洛,节目收视率开始好转。作为编辑主任,拉瑟懂得新闻并相信自己的编辑判断力,力图在节目中打上他的印记,做更有独创性、打得响的报道,他主持与国内各办事处的每天电话会议,与国外的办事处保持联系,结束后与制片人商谈第二天的安排,与记者打电话互通重大的消息。[4]他对自己要求也非常高,为了准备报道第一艘太空飞船飞行,他每晚花6个小时阅读有关的入门书籍,连续两个星期,读了一大摞,拉瑟的制片人说他总是可以从拉瑟那里得到启发。2006年他由于播报失实内容离开工作了43年的CBS后,加入了有线频道HDNet,担任新闻杂志节目《丹·拉瑟报告》的编辑主任和主持人。

从1983年到2005年主持ABC晚间新闻节目的彼得·詹宁斯,作为编辑主任也同样将自己对节目的想法贯彻到每天的内容中,他乐于指导栏目内其他记者、编辑来实现他的新闻理念,他的同事回忆:“他每天早上脑子里都会装满该报道什么、如何报道,用一天的时间来兴致勃勃地实现它们。”节目的编辑回忆:“他不仅参与选择我们要播出的报道,而且在记者连线时还要参与文字稿的编辑,如果有机会,他还会在片子播出前进行审看,提出修改意见,他总会逐字逐句、逐个画面地参与到节目中非常细微的地方。”[5]

2009年12月,戴安·索耶成为ABC晚间新闻的主持人,她的执行制片人乔恩·班纳认为她是节目成功的关键:“她的好奇心、她的能量对节目非常重要,她总会推动着我们去提出下一个问题,她懂得‘这张图片应该放在这’、‘这个故事应该这样做’。”根据戴安的编辑理念,节目风格比以前尖锐了,她让节目组的记者们更多地做调查性报道,每天早上9点,她会主持召开编辑会议,她会不停地提出问题,针对每条新闻给出她的建议,以帮助记者们尽快形成新闻故事和报道方式,每天她还会和外面的记者通过电话和视频的方式讨论报道内容,通过各种方式找到她想要的答案,找到她能想到的人去询问,节目组的记者乔恩·卡尔表示:“戴安在新闻报道方面不断地给我反馈、敦促我,她告诉我应该深入到新闻事件中然后告诉人们你的发现,她有着非常好的新闻敏感,帮助我成为了一个更好的记者。”戴安对自己的主持也有严格的要求,她会问自己:“这是最有活力的表现方式吗?我自己对这条新闻有没有足够的兴趣和深刻的感受并传递出去,有没有陷入格式化的表达? ”

PBS《新闻时间》的主持人吉姆·莱勒是节目的编辑主任,节目组有一位总制片人、一位副总制片人和3位分管不同领域的高级制片人,总制片人每天和副总制片人、高级制片人开会决定当天的节目内容,然后和吉姆商量,由吉姆做最后决定。[6]

许多非新闻类主持人会作为制片人、撰稿等掌握节目的内容决策权。以脱口秀主持人为例,他们担任节目的制片人和撰稿人,是节目的灵魂人物,组建并培养工作团队为他工作。喜剧脱口秀主持人乔恩·斯图尔特担任所主持的《每日秀》的联合制片人、撰稿人、主持人, 每天11:15,10名撰稿人会用一个多小时与他商议节目内容,围绕如何取笑、逗乐、讽刺,找到“笑话眼”,根据他的意见进行写作。日间脱口秀《艾伦秀》的主持人艾伦·狄金妮斯作为制片人,有4位执行制片人配合她工作,由她对节目的风格与内容做出最终决定。芭芭拉·沃尔特斯是她主持的脱口秀节目《观点》的创办人、执行制片人,有1位执行制片人配合她工作。

主持人作为编辑主任承担着责任和压力,怎样调整编辑策略、改变节目内容和风格来提高收视率是他们每天都要思考的事情,成功自然是皆大欢喜,如果收视率不理想,主持人必须承受来自各方的压力,也会对她的职业生涯造成负面影响。CBS《晚间新闻》的主持人凯蒂·库瑞克就是作为编辑主任但编辑策略并没能取得成功的例子。

2006年9月,凯蒂·库瑞克开始担任CBS《晚间新闻》的主持人和编辑主任,2006年整个夏天,她都在做准备和调研工作,她进行了主题为“倾听美国”的宣传活动,了解人们对晚间新闻的需求,上任后她做了调整节目内容和风格的尝试:从内容到形式尽量变软;提供深入分析和背景报道;加大新闻条数,提高信息量;增加一个两分钟左右的叫做“言论自由”的板块,由名人或者普通人就热点话题发表看法;播发一些能够温暖人心的新闻。但是凯蒂的编辑策略没有奏效,她主持后不久收视率便开始下滑,凯蒂不得不收回她的编辑策略,更换了制片人,回归到丹·拉瑟时期的传统内容模式,但都没能提高收视率, 直到2010年底,节目的收视率一直处于三大电视网的末位。有人认为她糟糕的收视率表现不会让CBS愿意和她续签。

二、          作为记者、编辑等参与或主导内容生产,但节目的内容决策权在执行制片人手中

在美国,作为编辑主任并对节目内容享有最终决策权的主持人是少数,很多节目的内容决策权还是在执行制片人受众,但是主持人会深度参与或主导内容生产,参与选题、采访、制作等各个环节,绝不会坐享其成。

美国最成功的新闻杂志节目《60分钟》的执行制片人唐·休伊特拥有内容决策权,几位主持人要配合执行制片人的安排,根据他的节目制作理念来工作,优秀的制片人会给予主持人很多建设性的意见。《60分钟》的制片人唐·休伊特为主持人的语言效果设定了很高的标准:“我重视文字胜过画面,当60分钟的主持人在录音时,我会说类似的话:‘那个停顿太长了,那个声调不对,那句话不应该放在那儿。’我会体会词语对耳朵的冲击,关注故事听起来是怎样的,而不是看起来是怎样的,最好的留住观众的方法是抓住观众的耳朵,这是《60分钟》近1/4世纪来名列10大电视节目的原因”[7],主持人按照他的标准制作的节目非常吸引观众。

在《60分钟》这样的节目中,虽然是执行制片人在掌控节目整体的运作,但是每位主持人都承担并主导着一部分内容生产任务,他是这项内容生产任务的负责人,有一支制作队伍为他服务,听他的安排,王利芬在《对话美国电视》中这样介绍《60分钟》的主持人团队:七位主持人,也是出镜记者,每一位都是自己负责的新闻故事的主编,一位主持人有四到五个制片人为他们服务,每位制片人有制片人助理为之工作,一个主持人应该是有10个人以上为他工作,制片人联系采访人物、安排采访地点、写采访提纲、做准备性的访问、联系摄像、灯光、录音等事项;七位主持人每一位都配有助手,这些助手就坐在他们的门外,主要职责就是为他们接电话、回信、处理主持人的旅行及安排时间表等各种杂事,整个《60分钟》的近百人的人马就是为它的七位主持人在服务。

主持人必须具备能被节目团队认可的专业能力,以自己的能力获得团队的信任和尊重,团队成员才会愿意以他为中心开展工作,他的想法才容易得到从制片人到其他成员的认可。福克斯新闻频道的主持人比尔•奥瑞利主持的《奥瑞利因素》是美国有线新闻频道收视率最高的节目,他经常自己撰写所有的稿本,他认为“必须有我自己的声音”。

这些主持人虽然没有内容决策权,但仍然是节目的灵魂人物,整个节目团队会根据主持人的个性和风格,以他为核心来进行内容生产,给节目打上鲜明的主持人标识。很多节目要么以主持人的名字命名,要么将主持人的名字加入节目名称中,希望通过主持人在受众中的受欢迎程度为节目带来收视率。

三、          极少数主持人掌握着所在媒体的部分内容决策权

对于那些在某些领域具有深厚积累的主持人,媒体出于对他的信任,会将媒体的部分内容决策权交给他们。曾主持NBC政治访谈节目《会见新闻界》长达17年的主持人蒂姆·拉瑟特(2008年去世),凭借着丰富的政治记者经验,担任NBC华盛顿分社的主任和NBC的高级副总裁;1996年,福克斯新闻频道的主持人尼尔·卡夫托,主持着三档商业类节目,他在商业新闻领域的专业素养得到媒体的信任,主管着福克斯新闻频道的商业新闻内容,还是福克斯商业频道的内容主管。

四、          结语

美国主持人能够深度参与内容生产,甚至拥有内容决策权,根本的原因是美国媒体认为主持人是吸引受众的关键因素,给节目内容打上主持人的标识,防止主持人与内容“两层皮”,让主持人品牌成为节目品牌的重要组成部分。

拥有所主持节目内容决策权的美国主持人都是那些在过去的职业生涯中取得卓越成绩的主持人,他们具备很高的专业素养,对于什么内容能够得到受众的欢迎有丰富的经验,在地位和影响力上超过了与自己配合的执行制片人,媒体认为他们的编辑理念能够让节目内容和风格受到市场的欢迎;大部分主持人则需要根据执行制片人的理念和部署进行工作,作为记者、编辑等参与或主导内容生产过程,能力特别优秀的主持人会成为内容生产的核心;能够被提升为媒体管理层成员,参与所在媒体内容决策的主持人是极少数,他们是那些在某些内容领域具有深厚积累的主持人。

我国目前还存在着主持人不能很好地融入内容的现象,降低了内容的传播效果,主持人无法成为节目的标识,很多节目没有自己的招牌主持人,要借鉴美国媒体对主持人价值的高度认知,选择那些具备参与内容生产能力的主持人,给予其信任和发挥的空间,让观众将主持人看做获取信息的源泉,而不仅是传递信息的桥梁。

[1]沃尔特-克朗凯特:全美国最值得信赖的人. http://ent.sina.com.cn/v/u/2009-07-29/17062630133.shtml .2009.7.29

[2]毕一鸣,克朗凯特给我们的启示——公信力:主持人的魅力之源,《视听界》,2010

[3]克朗凯特:美国神话.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ee08660100esac.html.2009-09-08

[4] 《美国电视明星》318

[5] 高贵武. 彼得·詹宁斯之于电视新闻主播的启示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450bf0100dttg.html

[6] 王利芬.《走进美国电视》.第98页

[7]唐·休伊特著,马诗远译.《60分钟黄金档电视栏目的50年历程》.2004年10月.清华大学出版社.第82页

刘春晓

刘春晓,又名刘佩珉,80后,媒体人、网络作家、摄影师。毕业于河南大学,春晓网(uwexp.com)创办者和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