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科技博客

读书可以提高人生的境界

现在我们学习座谈的地方是具有“千年帝都,牡丹花城”美誉之称的洛阳。在距今二千五百年前,准确得说是公元前523年,孔子来到东周都城洛阳,以晚辈的身份问礼于老子。这件事成为了重要的历史的典故,更为主要的是以老子为代表的道家学说和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学说,成为两千多年来中国人的精神文化内核。特别是儒家,在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成为古代中国历代王朝的主流思想,对两千年来历代中国人特别是知识分子的人生价值观和生平轨迹产生了主要的影响。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出在《礼记·大学》,原文为:”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格物致知这个成语,也是出自此处。

读书学习是修身养性之首之根本,无论是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九品中正制,还是隋唐宋元明清的科举制,都极其讲究文化知识素养,这些都是要长时间读书习得,所以古人有“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之说。古代中国的科举制度,使中国形成了封建士大夫阶层,“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不仅为广大平民提供阶层上升的机会,获得科举功名和官职荣耀,而且制度化保障了读书、重文、重教的优良传统。诗经、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等中国传统文学大放异彩,都是以此为基础的。

明代的心学集大成者—王阳明,可谓是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杰出践行者,知行合一,成就“立德、立言、立功”的三不朽伟业,被后世称之为完人,正是他年少时,立下读书只为做圣贤的远大志向,爱读书、善读书,广泛涉猎儒家、道家、佛家,终成心学。即使在五四运动之后,传统儒学受到冲击,民主和科学开始传扬,无论是鲁迅、胡适、林语堂,还是伟大领袖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等,都是在青年时代热爱读书,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成就伟业,更成就美德人格。

现代基础教育,更是把阅读放在首位,鼓励学生阅读中国传统古典诗词散文和中外各国世界名著,正是古今中外无数先人经验事迹,也证实了苏联作家高尔基那句名言:“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读书是提高自身素质、文化品位的有效途径。

作为新华人,我们辛勤奋斗在工作一线的同时,我们更应该多思考“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向哪里去?”这样哲学终极式的职业自我拷问,追本溯源,回到原点,回归初心。

书店,古已有之,在中国古代被称为“书肆”、“书坊”、“书林”、“书铺”、“书堂”、“书棚”….. 西汉武帝时期,在都城长安设立太学后,学生规模不断扩大。至成帝时,人数已达数千之众。众多太学生聚集一地,扩大了对书籍的需求,于是在太学旁形成了包括买卖书籍在内的综合性贸易集市”槐市”。槐市位于长安城东南,因其地多槐树而得名集市每半月一次,文士在此交流学术思想,互通有无。到隋代,国子监也设立在槐市附近。所以,槐市就成为古代文化交流气息最浓的场所,是中国最早的书店。

随着造纸术、毕昇胶泥活字和木活字印刷术、谷腾堡金属活字印刷术的发明,纸质书籍代替竹简和羊皮,广泛流行。特别是到了近代,书籍出版猛增,图书发行行业壮大,书店也像银行一样,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遍布世界各国各地区,并形成了一些著名的书店,如美国巴诺书店、日本茑屋书店、德国贝塔斯曼集团、中国的新华书店和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中国台湾的诚品书店等。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也诞生了亚马逊(amazon.com)这样的网上书店。以上这些书店,是当今世界规模庞大的出版传媒集团,并呈多元化、跨领域、跨国界的发展趋势,其创立、成长和发展具有很强的学习参考价值。

德国贝塔斯曼集团创始于1835年,二战中与纳粹德国助纣为虐,大量出版国家主义、民族主义甚至反犹太主义的书籍,贝塔斯曼自身也在战争中受到了巨大的损失,战后莱茵哈德·摩恩接管了贝塔斯曼的帅印,他是贝塔斯曼集团一跃而为世界顶级企业的真正功臣,他在销售部主任维克斯·弗尔特的提议下,1950年创办“贝塔斯曼读者圈”,也就是现在的贝塔斯曼书友会。

维克斯·弗尔特本人是一个热爱读书的人,在做销售工作的时候,经常从读者角度出发看问题。他认为传统的书店是读者来买书,他认为“一般是读者去书店,现在是书去读者那儿”,让书店主动到读者那儿,由资深的编辑为会员遴选和推荐好书,让书去读者那儿,转变传统书店的经营思路,为读者着想,更直接更主动地位读者服务。这个金子般的点子,获得了成功:6个月后就有了5.2万名会员,12个月后达到10万,1954年突破百万,1960年高达300万。现在贝塔斯曼书友会是全球最大的书友会,这么多年来它依然采用国际流行的”读书俱乐部”的形式,书友会成员覆盖全球56个国家。

另外一个著名的案例就是中国台湾的诚品书店,这家本着人文、艺术、创意、生活的初衷,创建于1989年的书店,凭借“连锁而不复制”的经营模式,尊重各地文化特质,透过“人、空间、活动”的互动积累,塑造了城市中不同角落、不同内涵的文化氛围。如今的诚品,已经不再仅仅是一家书店,而是一张充满独特魅力的台湾文化名片。

诚品书店的创始人是台湾知名企业家吴清友。年轻时的吴清友从台南高工机械科毕业后,一度做过高职老师,发现自己对业务经营有兴趣之后,他进入了经营餐旅厨房设备的诚建公司,从事旅馆和医院设备的销售工作。

1981年,因当时的公司老板考虑赴香港定居,31岁的吴清友便接下诚建公司的所有股权,并逐步带领诚建公司发展壮大。在发展高峰时期,诚建公司曾占据台湾地区大型观光饭店80%的餐具设备市场。

1985年,挣到人生“第一桶金”的吴清友在阳明山豪宅区买了一块地,盖了一套房子。也就在这段时间,诚建公司的业务随着市场饱和进入了相对平稳发展的阶段。

事业的顺利也让吴清友早早步入了“中年危机”。“很幸运在我30多岁的时候,我累积了很多财富。可是我觉得,这些财富和我自己的努力不成正比,我并没有拥有这些财富的正当性。” 正当吴清友陷入财富带来的“迷茫”时,1988年,他因为心脏病发,经历了一次开胸心脏手术,与死神擦肩而过。

“我不想要的,上天给了——我有先天性心血管疾病,我不敢想要的,上天也给了——做房地产让我挣了很多钱,但这也让我内心感到很不安。”吴清友说,正是这种不安让他意识到,“钱不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

那个时候,吴清友开始阅读一些哲学、宗教、心理学方面的书。吴清友在阅读中,开始思考一个人生命中最重要的到底是什么呢?开始重新思考我的未来该做什么?我的未来在何方?我要往什么样的方向发展?

吴清友很推崇德国文学家赫曼赫塞讲过的一句话,他说“大自然是上天最伟大的创作,但是人类最伟大的创作全部都在书本里面”。他最终选择了人文关怀的爱、艺术的美和人类文明社会不断的精进和创意。他相信这三个元素能融合在我们的生活里面。这也就成了诚品的宗旨:人文、艺术、创意。吴清友曾说道:“对我自己内心而言,经营诚品书店其实就是在经营一个生命。我当时的想法是,希望能够把这个价值观透过书店的经营展现出来。一个企业存在的最高价值是人文价值。”

吴清友先生这样谈到诚品书店跟很多传统的书店不同之处,他说:“诚品跟很多传统的书店有一个最大的不同,就是我们在诚品书店的场所空间里面,举办了很多文学、艺术、建筑甚至于生活、旅游、烹调等各种活动。我们希望诚品能成为一个平台,让创作者和欣赏者,或者是顾客能够热情地参与,积极地互动。我们都知道全球的零售产业有不同的发展阶段。第一阶段纯粹就是去购物,买卖。第二种阶段开始谈到有体验。诚品则进入第三个阶段,不但是购物、不但是体验,更期待我们的顾客、读者能够共同参与。不管是诚品的一场展览、活动,是静态的、动态的,是文学的、艺术的,是你听别人讲、或者是别人听你表述,都可以参与进来。”

吴清友先生创建的诚品书店,是现代城市中文化综合体的典范,是实体书店一种新的模式,带给了许多实体书店反思和借鉴。回归书店本源,认清图书的文化本质,通过多读书,才能走进读者群中去。图书不同于大米面粉、服装鞋子、家具桌椅、冰箱空调这样的纯粹商品,图书是一种文化商品。无论图书的载体发生怎样的变化,无论是竹简羊皮,还是我们现在常见的纸张,以及屏幕显示的电子书,这种文化属性并没有变。我们需要通过读书,来了解我们所做的书店工作,所出售的图书商品。在阅读中,我们从卖书人,成为一个读书人买书人,这样简单的行为,去真正实现了商业经营中的换位思考,从读者角度出发,读书时我们新华书店职业人的职责要求,是提升书店连锁业务技术和营销水平的基础条件。

中国古代传统的人生理想“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其实也是中国人从个人、家庭、仕途事业的一种规划,也有一种把儒学运用到商业经营中,这就是“儒商”,比如徽商胡雪岩。在我们现代社会,我们应该辩证的看待,去除糟粕,现代社会分工择业多元化,但其中的内在逻辑是相通的。现代中国人从出生以来,接受基础和高等教育,进入职场,成立家庭,成就事业,都要以知识的积累、品德的培育和正确价值观的养成为基础。个人个体的完善,才能更好融入社会之中,符合社会主流价值观,结交朋友,处理好与他人的人际关系,才能为职场和家庭上的成功美满做好铺垫。

著名思想家孟子曾说过“吾善养吾浩然之气”,所谓浩然之气,可以理解为正大刚直的精神气质,是人间正气,是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高尚情操。北宋文学家苏轼在《和董传留别》诗中写道:“粗缯大布裹生涯,腹有诗书气自华”,经典地阐述了读书与人的修养的关系,读书的作用不仅在于占有知识,还在于提升人的精神境界。尤其是常读书,日积月累就会使人脱离低级趣味,养成高雅、脱俗的气质。

在中外历史上,读书使人生发生质变,提高人格修养和人生境界的案例,不胜枚举。三国时代的吕蒙,原是一介武夫,经孙权劝学读书后,渐有学识,鲁肃称之士别三日,“非复吴下阿蒙”。前苏联著名文学家高尔基,出身贫寒,做过学徒、搬运工、面包工人等,但是他从小就有强烈的读书愿望,为了养家糊口,他四处奔波,干过各种的工作,但他始终没忘记过读书,他常常冒着危险找书看。后来他与革命导师列宁结识,加入俄国布尔什维克,为无产阶级革命而创作服务,创作出《母亲》、《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的优秀作品,成为苏联文学的创始人。

在上世纪80年代,陕西著名作家路遥创作了一部伟大的长篇小说《平凡的世界》,全景式描写了“1975年到1980年代十年间中国城乡广泛的社会生活”,出身于黄土高原农村的主人公孙少平,就是读书提高人生修养和境界的典型,无论他高中毕业之后的命运多么坎坷,但他始终不忘读书,无论是在农村老家,还是在煤矿上。可以说孙少平是我们国家那个年代热爱读书的一大多数青年人的缩影。在陕北的知青岁月,习近平总书记当年曾与路遥交谈过,十分喜欢《平凡的世界》这本书。

孙少平的原型据后人分析研究,是路遥的三弟王天乐。王天乐高中毕业后在清涧老家农村教过一年农村小学。他是一位心气很高的农村青年,既不愿意面对兄弟姐妹众多却一贫如洗的家庭,也不愿意就在山村里熬一辈子。这样,他选择了出走,辞掉民办教师工作,跑到延安城揽工,而且一揽就是两年。不知是他不甘于命运的精神感动了路遥,还是作为大哥心中的那份责任,路遥在1980年秋帮助王天乐跳出农门,到铜川矿务局鸭口煤矿采煤四区当采煤工人。路遥最初谋思这部长篇小说时,王天乐正在铜川矿务局当采煤工人。到他真正动笔创作此小说之前,他已经动用关系把王天乐调入《延安报》当记者,给王天乐提供一个更大的飞翔平台。事实上,王天乐后来在新闻记者的岗位上做出了不俗的成绩。

虽然《平凡的世界》所描写的那个时代已离我们远去,但对于今天我们,仍存有很大的价值。它是我们和我们国家往昔的岁月,也是我们在座各位的青年时代,值得我们回味。我们都从那个年代走过来,我们新华书店也是从那个年代走过来。在物质贫乏的时代,可以说我们新华书店在广大老百姓中是精神世界的绿洲,给那个时代的人们提供精神的食粮。读书能够使我们结识社会上更多的读书、识书、爱书之人,提升朋友圈的品质和品位,这对于我们的工作十分有益。

刘春晓

刘春晓,又名刘佩珉,80后,媒体人、网络作家、摄影师。毕业于河南大学,春晓网(uwexp.com)创办者和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