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科技博客

《大国大城》:人生不像电影,人生辛苦多了,但也可以很从容

大城市有什么好的?一个小破机会都成千上万人去抢,工作又累,物价又高,地铁又挤,房子买不起……说着这些话的同时,有的人选择留下,有的人选择离开。

小城市有什么好?生活节奏不紧张,还能常伴父母身旁。可是,地方越小,关系网越复杂,谁跟谁都认识。钱多事少离家近的工作确实有,但你就是不喜欢这层关系。

你的幸福感与城市又有多少关联呢?《天堂电影院》(讲述了一个关于寻找和回归的故事)中艾费多劝小多多离开小镇那一段话,或许可以描述出我们这代人对大城市的向往:“不要在这里呆着,时间久了你会认为这里就是世界的中心。”

这里风光无限好,潇洒走一遭  :L小姐,坐标北京,入职三年在北京读研的最后一年,设计专业的L如愿以偿地找到了一家还不错的建筑公司,开始了自己的异乡生活。与另外两个同事合租一个小三室房,每人每月租金2500元,是L每月固定开支中最大的一笔。独自一人在大城市打拼,不是不辛苦,她也记不清入职以来为赶施工图,已经熬过了多少个通宵。但在招标大会上,面对挑剔的业主,游刃有余地拿下又一个项目,内心还是充斥着满满的成就感。

痛快工作、痛快享受,L在青春中付出也在青春时享受。工作之外的她很文艺范儿,中意的消遣都不会放过,主流院线排片、小众院线影展、歌剧音乐剧现场,和小姐妹们一起,寻觅小巷中的各地美食,去喜欢的酒吧小酌一两杯。生活是过得飘,但说来也纯粹,她已经很难想象日子中只剩柴米油盐是什么滋味。

“乡愁”在L那里也基本不存在,过年过节回老家,亲戚聚会饭桌上的闲聊她都会尽量配合,回答大姨大伯们关于自己生活和情感的提问时足够真诚,但仍旧觉得那已经是两个世界的对话,这让她更加暗暗认定,还是应该留在大城市过自己的小生活

幸好房子买得早,不然现在真买不起了    :S女士,坐标上海,“新上海人”S和老公同为顶尖大学的毕业生,前后来到上海,也都找到了比较满意的工作:一个是大学老师,一个是工程师。工作的第五个年头,在双方父母的及时决断和财力支持下,俩人终于在被人戏称为上海郊县的嘉定买了房,安了家,算是成功扎了根,有了“新上海人”的身份。如今,才过去两年,用S的话来说:“还好当初咬紧牙关买了房,不然现在还真买不起。”说这话时,S仿佛已经完全不在意自己正每天挺着大肚子、上下班单程通勤两个多小时。身边的很多同事也都是精英,但基本都还在租房,自己能买房的寥寥无几,除非是外地姑娘嫁给本地小伙儿。不然,都是趁年轻打拼几年,安定不下来,感觉迟早有天要离开。

S和老公都信奉:人从来都是向上流动,下一代理应过得比自己好,所以现在的辛苦是必要的坚守。如果说心底有犹豫,也是在想到老家年迈的父母时。如今过年,S更经常地让父母来上海,除了错峰春运,也是想尽量让父母多进入自己的生活环境。见了面,除了团聚的开心,父母也会像小孩子一样为各种大城市的新奇感慨。S恨不得每天都带父母去开眼界,既是出于愧疚,对父母补偿,也是在用力证明——留在这样的城市,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人生不过是一个选择的过程

生不过是一个选择的过程,你选择了A 就会失去B、C、D。

留在大城市的喜与悲*我已经见过了太多的世界,所以做不了一个好奴隶。*只是习惯了一种生活就很难去适应另一种生活。*这几年在北京也算奋斗过,每周工作70多个小时,直到身体出了点问题,才开始反思。

*我讨厌那些所谓的人情世故,讨厌那些无谓的社交,我想为自己的梦想奋斗,因而选择了上海,即便有太多的不如意。

*大学毕业,一个人在大城市待着。周围的同学陆续离开,元宵、端午、中秋都一个人过,就为了那不确定的机遇和现代化的生活,固执地留在这里。父母不会过来,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不会过来,高中到现在的女朋友不会过来。

还有一种选择叫离开*其实,最终让我下定决定离京的,是儿子快到学龄了。*我毕业去北京呆了3年,还是选择回家了。即便是小城市,我也会不停地学习,有时间就出去看看。我不后悔,觉得自己人生不够宽,多学习,多出去看看……我回家当老师,所以时间相对轻松了。总要作出选择*在经历各种面试,纠结是留在高收入机会多的深圳还是安逸的成都。两个地方都有不错的单位可签,只是在纠结人生的路该怎么走,走的越来越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生活就像围城,谁也无法替代你去生活,也不要让别人替代你去选择。

事实上,中国的大城市还不够大

选择留在大城市的人们,无疑看重的是大城市所具有的无限机会、持续活力、无可比拟的便捷性和生活方式的多样性。上海交通大学经济学教授陆铭在《大国大城》中,解释了生活在大城市里的人们的期待与焦虑:

 

 

“就像去听一场热门演唱会,只有付出高价钱才能进内场。对想要留在大城市的人来说,高房价就是内场票。此外,大城市人多,上班的成本更高,通勤时间更长,甚至面临污染的问题,这些都是短期内个人所要承担的代价,也是城市发展的必经阶段。”

“但这些城市病,不是人口的自由流动和人多造成的,而是我们对城市的认识以及规划保守,没有顺应每个人都渴望在大城市享受更好生活的需求,扩大住房、交通、医疗、教育等各方面的资源和公共服务供给,让在城市打拼、为城市注入活力的人也能享受全家人团聚的天伦之乐。” 

“人生不像电影,人生辛苦多了。” 记得《天堂电影院》里的多多一直惦念着艾费多曾经的这句教诲。苦与乐、喜与悲、爱与愁,无论回归家乡还是异地拼搏,无论安守还是漂泊……比起茫然、焦虑,重要的是能够

 

刘春晓

刘春晓,又名刘佩珉,80后,媒体人、网络作家、摄影师。毕业于河南大学,春晓网(uwexp.com)创办者和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