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科技博客

我和图书的那些事

我是一个喜欢读书的人。我觉得读书对于我来说就像看电影,听音乐,听广播,看电视和打篮球一样,成为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读书对于我来说却是再正常不过的一样的事情。虽是正常不过,但却不可分割。因而对于图书,读书和书评,倒有不少话要说的。就像二战幸存老兵总会对自己那些留在战场和过去的故事或回忆唠叨不绝。   

十年寒窗,唯书与我相伴最多。初中以前的童年,接触的不过是些教科书。看课外书或杂志就是初中时代的事情了。初中年代的我有着很大的好奇心和求知欲。书就像我接触外面的世界的一扇窗户。为外面的景色所着迷,急切想爬出去看看。便会抱怨这样的“窗户”太小。也就是那时的我所能看到的书太少。故只要是书,不管是什么样的,都会去看。与十年后的我,是大相径庭。那时读书是件乐事。心里空空的,故书里的东西都会一股脑的往里面装。各种各样的书都接触过,无论好书或者“坏书”。最喜欢读课外书,因为这都是乐趣和好奇使然。至于教科书,兴趣就小了。毕竟是出于考试和获取分数目的,而且这样的目的并非我所真心喜欢。

高中时代,学业很忙,压力很大。读书就是一份消遣。那时韩寒,郭敬明,张悦然,安妮宝贝已是很火。自然就少不了他们的书。读过韩寒的《三重门》,也读过郭敬明的《梦里花落知多少》,更读过孙睿的《草样年华》。那时很喜欢关于大学校园和青春时代的小说和故事。大学生活是那时的我所憧憬的。青春时代是那时的我所能引起共鸣的。高二,有点苦闷。读了四部书,对我影响很大。那就是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张爱玲的《十八春》,米兰昆德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和捷罗姆·大卫·塞林格的《麦田的守望者》。高三时,读书就是一种奢求。偶尔读读杂志,聊以自慰。

大学,可以说是读书的黄金时节。闲时很多,自己处于自己的小天地里。不过更多的是读电子书。与以前最大的不同是现在我得挑选一些书来读。因为自己读书的选择的确是太多了。甚至有时会感到茫然。而且看电影,听音乐,听广播剧也占用了不少的时间。

说到书评,就会不自觉的联想到图书读后感。虽然知道是两码事,但这之间的界限,我自己并不能很清晰的梳理出来。对于西施,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想象。书籍亦是如此。譬如《红楼梦》,不同的人读它,就会有不同的见解。我自己读到的比较专业的书评,就是《南方周末》的一个书评栏目。确切的名字,我也就不清了。但里面的书评写得相当了得。

首先要深入第地读某本书,才能写这本书的书评。就像做衣服,要量题裁衣。书评不必都要对内容有个概括,但总应该要对其进行抒发评论。否则,“评”字就无法体现。但书评不是文艺评论,也纯粹是图书广告。可以对各种各样的书籍进行评论。但书评是图书营销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书评要对读者进行引导。要帮助读者进行选择。当然也要使图书卖得更好,虽然这样书评会显得功利。但书评也要发出公正的声音,在经济利益和社会利益之间在某个点上取得平衡。

这些都是我对书评的粗浅了解。我也只能说这么多。我也想做进一步深入的了解。就像每一个男人都想和自己心仪的姑娘做更深一步得交往一样。

刘春晓

刘春晓,又名刘佩珉,80后,媒体人、网络作家、摄影师。毕业于河南大学,春晓网(uwexp.com)创办者和主编。